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高世章 PEOPLE 162 - Milk (25-09-2014)
26/09/2014
S089-091 | people | By 王聿

高世章出身演藝世家,母親是亞洲及金馬影后尤敏,外祖父是粵劇名伶白玉堂,伯娘則是曼波女郎葛蘭。他曾到紐約大學攻讀音樂,專長寫音樂劇,於張學友《雪狼湖》國語版出任音樂總監;做過電影配樂,憑《如果.愛》得過金馬獎。最近,香港小交響樂團與他合作,為舞台劇《一屋寶貝》重新編曲,與整隊ORCHESTRA一起將它搬上大音樂廳。才華洋溢,很好奇他是怎樣一個男人。誰料訪問途中,他反問我:「你覺得我是怎樣的一個人?」談吐優雅,舉止溫文,閒時會靜靜地看書或彈琴——全是真心話。「即是很乖?」不,只是感覺較文靜。「我很兩極化。人前,好敏感,不會亂來;人後,會摔東西,會發洩。」藝術家,果然有脾氣。

BEST DECISION (工作太忙?)是怕胡思亂想,希望靠不停工作,減少思考的時間。不過,已經很久沒有學習新事物,像烹飪,很有興趣但還沒有機會。創作需要接觸不同領域,認識多些人,OPEN TO ANYTHING,所有事情都是RESEARCH。要寫出層次豐富的音樂,跟人的修為有直接關係。我喜歡獨處,不愛一大堆人,相對我的音樂要REACH到好多階層這個理念,兩者好矛盾,我是自尋煩惱(笑)。腦中經常出現與音樂無關的想法,幾年前試過推掉很多活動,去準備一個香水展覽《尋香記》,將這個HOBBY與THEARTRE串聯,是香港甚至外國都沒有試過的呈現方式,至今仍覺得是當年最好的決定!

FREEDOM

(你好需要自由的環境?)不能這樣說。剛剛提過,好作品要普羅大眾都感受得到,所以創作者需要體驗不同生活環境。在香港,人腳少,寫一個角色前,要先考慮誰能夠飾演。外國就不同,寫好角色才會做AUDITION,始終地方大人數多,總會找到人去做。電影配樂也會遇上類似情況,一般都有個REFERENCE MUSIC,要跟著做。早前為陳可辛導演的《親愛的》做配樂,他說喜歡RAW一點,不想太多音樂。好難!第一下TIMING好重要,我選擇比REFERENCE MUSIC遲一點才放音樂。他聽過後認為藝術感太重,觀眾長時間聽不到音樂,情緒會變得繃緊,想早點給他們一個RELEASE。陳可辛的考慮,是商業片與藝術片的一種分野。

MY PARTY

(你更傾向於主動創作?)若可選擇,我希望做前期工作。像《如果·愛》,是先做音樂,後拍電影。配樂幾時開始幾時停,不用受制於畫面與DEMO。舞台劇亦一樣,我負責所有音樂,甚至會教演員點唱、走位、過場。配合別人則會多一些挑戰,接觸平時沒有的想法和題材。(有否駕馭不到的時候?)之前在紐約,試過為一樣不熟悉的事(忘記了是什麼)寫音樂,找不到SAMPLE,最後全靠一個理念——要創造出別人沒想過的方向,要他們認同!例如一張枱,本來是用木造,我無論如何也找不到木材,怎麼辦?我會找一些石頭,做成枱的樣子,你看到的反應是:「啊!用石頭又OK喎!」我JOIN唔到你的PARTY,就要別人JOIN我的!

LET IT BE

高世章說他不相信靈感,不會等運到:「聽日要交歌,三點唔到、四點唔到,等到幾時?係咪唔交住?要想好一個MODE去RUN,KEEP住寫自然會做到。我都有MENTAL BLOCK,真係諗唔到,就會翻閱隨身的一本簿仔,上面寫低晒行街時諗到的橋,救急用!(笑)」創作,需要面對觀眾,不能獨自埋首寫寫寫,要適時放棄,應該是放手才對吧!「我比較消極,無諗過兩者分別,反正都是指不能改變的事情。」「我不相信完美,完美主義者好辛苦,明知道可以做得更好,又不想在創作的漩渦循環下去。還是『放開』吧!哈哈」

《一屋寶貝》

公映日期:10月2-5日

text:王聿 photo:anthony design:4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