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娛樂與言志:《修羅場》 - 信報 (13-08-2014)
13/08/2014


C05 | 文化評論 | 戲上心頭 | By 江藍

入場看W創作社的《修羅場》,是因為宣傳單張上血淋淋的影像和那句「修羅場,戰鬥得十分淒慘的場所」,叫人想到香港當前的社會狀態,也頗像修羅場。雖然身兼編劇、導演、監製的黃智龍說創作靈感由《半澤直樹》引發,但演出顯然是反映了他對社會現實的觀察和想法。

看之前沒有什麼預設期望,製作卻出乎意料的好,是近期難得的佳作之一。 故事以學校為背景,透過由女校長帶領、由老師組成的形象小組,來展現辦公室政治,建制的牢固與改革的舉步維艱。所謂形象小組,其實就是禁絕任何有關學校的負面消息流傳、處理「危機」,又或有可能在「危機」—— 譬如:一個成績不佳的女生——出現前先消滅它。

無黨無派死得仲快

一開始,編劇帶着觀眾進入這形象小組的會議,看兩個學生因為背景和成績的差異而遭受不同的待遇:在洗手間內抽煙的男生因為母親是家教會主席,成績又不錯,隨便說幾句,訓導主任兼小組話事人鄧Sir便樂於有理由免他受罰;而在書包內搜出香煙,成績普通的女生卻被「缺席審訊」並因而被記過。雖然中途殺出一個有教學理想的合約教師潘Sir,提出有證人指鄧Sir 插贜嫁禍女生,又指出男生校內吸煙證據確鑿,但無法扭轉「會議」結果。這一段會議過程的對白處理頗為誇張,卻又充分反映了當下辦公室內的會議文化,以及突顯了不同角色的心態和性格。

角色的塑造起初看似十分典型:改革派的潘Sir依然秉持學校是教學生做人的地方這信念,訓導主任鄧Sir是典型的反派,為了保持學校的聲譽,不擇手段地趕女生離校;由商界轉入教育界的梁Sir早已依附建制,被生活磨得失去棱角的白Sir只求保飯碗,而年輕的許Sir還未知道如何在建制內自處。不過,隨着劇情開展,觀眾會發現許多角色都不只典型那麼簡單。

潘Sir拆穿了形象小組的虛偽,因此自然地成了下一個被對付的目標,誠如白Sir所言:「無黨無派,死得仲快」,原本用來打擊潘Sir 的模擬校外評核,卻成了觀眾窺見梁Sir內心真感情的轉捩點。相比起潘Sir,梁Sir的角色更為複雜。初看他只是將商界適者生存的一套搬到學校內,對教學沒有特別熱誠。與潘Sir第一次對打籃球,梁Sir強調由建制內改變,而潘Sir則以外力衝擊內部,觀眾強烈感受到兩人南轅北轍的取態。其後,女生自殺事件衝擊了小組成員,尤其是梁Sir。他開始思考潘Sir所說的一切,審視自己的位置,更嘗試去游說白Sir去參與推動學校改變,還女生一個公道。

娛樂大眾言之有物

落到潘Sir 手上的女生遺書成了實現他理想的鑰匙,也因此引發了一場學校權力鬥爭。會議上主攻的潘Sir加上梁Sir的助攻,好像三言兩語便將形勢扭轉,鄧Sir由第一把交椅退了下來。不過,梁Sir的說話與權力的誘惑,令一直形象正直的潘Sir,接受了校長的籠絡,出任副校長之位而不公開遺書。

然而走進建制就真能改變制度?以為手握權力便可以有所改革的潘Sir,卻先被建制同化,黨同伐異,在梁Sir質疑其計劃後,便立即部署將他逐出小組,而改革校政的想法最後又敵不過權傾學校的家教會主席。黃智龍以簡潔而有效的方法,將這些轉折及無奈的現實赤裸呈現。幾場會議看得人屏息。最後,潘梁兩人合力欲有作為,但終於還是未竟全功。

有說《修羅場》是W創作社創團以來首部正劇,印象中W創作社作品平常以輕鬆為主,主題嚴肅的《修羅場》是個例外,黃智龍難得地在娛樂與言志間找到不錯的平衡。湯駿業飾演家教會主席郭太,男扮女裝的處理加上這位主席叫人聯想到特首夫人的誇張舉止,都充滿娛樂性,叫人會心微笑。而藉着機智的對白,將沉重的內容以輕鬆的方法傳達,也十分奏效。

W 創作社並沒有政府資助,走的是商業劇場運作模式,節目票房與留住觀眾是劇團生存之道。希望這次《修羅場》的成功,為劇團打開言之有物與娛樂大眾兼備的天空。

撰文︰江藍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