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為追夢告別官場轉行唱歌寫小說 楊立門:不懶才提早退休 - 信報 (11-08-2014)
11/08/2014
A14 | 周一人物 | 周一人物 | By 林祺娟

民政事務局前常任秘書長楊立門剛滿54歲便提早退休,正享受退休前休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懶理市面流傳「梁班子紛紛跳船」之風言風語,只為追逐夢想:「我的政治野心不大,我的野心在藝術文化。」他天生一副靚聲,1982年參加過TVB第一屆新秀歌唱大賽,被譽為「AO黎明」,退休後將實現多年心願,展歌喉兼寫小說。

追夢難免要有犧牲,他是80年代入職政府的天之驕子政務官,順利晉升至首長級D8,大可更上一層樓,前途秀麗。但他毅然走出安穩的comfort zone:「如果我懶,我會留在政府,隨時可以做多5年。」

《海闊天空》歌詞:「多少次,迎着冷眼與嘲笑,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楊立門以這首Beyond金曲形容愉快而忐忑的退休心情。

採訪:林祺娟、江麗芬 撰文:林祺娟 攝影:黃潤根

金鐘海富中心通往政府總部的天橋,是不少公務員每天上下班必經之途,亦是楊立門熟悉的一段路。這一天,下午茶時間,風和日麗,他步履輕盈地走到天橋盡頭,拐向政總後面的添馬公園和餐廳,巧遇舊同事,喜孜孜地打招呼,對方一時之間竟認不出他。難怪,他卸下平日西裝筆挺的模樣,一身smart casual,着鞋唔着襪,一副休閒放假Look,叫人艷羨。似乎,提早退休是一個不錯的決定。

自由的秘密是勇氣

楊立門6月30日生日,今年生日也是他在政府的last day,現已進入退休前休假,累積未放的假期長達365日。

他剛與家人到法國和西班牙自駕遊,遇上小意外,在鄉間狹窄小路,跟迎面疾駛而至的汽車挨貼擦身而過,兩車各有一個車側倒後鏡撞甩了,對方不顧而去,楊立門惟有用膠紙臨時固定自己那個倒後鏡,繼續餘下旅程,又要向租車公司賠償。

鄭裕玲話齋:「現實中,無人會提醒你意外什麼時候發生。」出外闖,自然有大大小小風險,比較安全當然是留在溫室。楊立門的comfort zone是穩穩陣陣繼續他已做了超過30年、駕輕就熟的政務官工作,無驚無險直至60歲退休享長糧。但他選擇提早離開公務員體系,寧願長糧少一截,也要爭取多幾年追夢。「如果仍要憂柴憂米,我不會退休,還有,要知道自己退休後想做什麼,每天怎樣『過日辰』。」

「有人話我懶,咁快唔做,我就話,如果我懶,我會留在政府,隨時可以做多5年。但做到60 歲又如何?屆時體力不及現在,思路又不比現在清晰,難以從事音樂或文學創作,會對不起自己。正因為我不懶,我才提早退休。做慣了政府工,已得心應手,要走出comfort zone需要勇氣,有點驚。」前人智慧,快樂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氣。

80年代香港只有兩間大學,楊立門1982年香港大學畢業,天之驕子順理成章考入政府,扶搖直上,從未轉工,已升到公務員編制最高的D8職級,如欲在官場再爬升,便要轉做政治任命主要官員,但他志不在此。「叫我做問責官員,我未必做不來,但要犧牲好多,包括個人和家人的私隱。自問循規蹈矩,別人想寫我都沒有『衰嘢』好寫,但個人和家人承受很大壓力,值不值得呢?我的政治野心不大,我的野心在藝術文化。」

他的公務員生涯一半日子在97前,一半在97後,親歷箇中變化。「以前高官不必考慮別人覺得他做得對不對,回歸後,公民和傳媒力量高漲,凡事政治化,高官每每要向傳媒解釋,要問責。我的宗旨是『做,要畀人知做』,所以要多對外解說,原本應該由問責局長做,但局長做不了那麼多,常秘就要幫手。」

笑看與林鄭一曲泯恩仇

他觀察所得有感而發:「傳媒和公眾觀感不一定理性,見得你(高官)多,就覺得你ok。大眾好易『呃』,你多一些走出來解釋政策──林鄭這方面做得幾叻,只要講話內容不是太垃圾,別人便覺得你『真係做緊嘢喎』,其實不一定做緊。」

楊立門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曾經不咬弦,是官場「津津樂道」的公開秘密,大約6年前,楊是發展局常任秘書長,上司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作風不同,水火不容。楊立門退休前,在政務官周年晚宴高歌一曲《千千闕歌》,林鄭上台獻花,傳媒戲謔「一曲泯恩仇」。

「哈哈,哪有什麼恩仇!我和她沒有大衝突,在發展局時有些拗撬,後來她做CS(政務司司長),已經沒什麼。」

過去兩年,梁振英管治團隊其中8人先後以不同理由離開,包括行政會議成員、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和新聞統籌專員,而3位常任秘書長栢志高、楊立門和區璟智今年內相繼退休。楊立門認為,無法改變「梁班子紛紛跳船」的公眾印象,「我提早退休是個人選擇,栢志高和區璟智是根據公務員舊制55歲必須退休。私人機構都有人提早退休,不時有人離職,難道又叫做『跳船』?」

離職後,他首先要適應沒有秘書的自立生活,「要學習打印、存檔、電腦掃描、傳送,又要自己記appointments(約會日程),於是一次過添置新電腦、新手機、新iPad、新printer、新屋企電話,事關屋企電話原本是政府付費的,因為理論上公務員24小時候命,有事發生時,立即要聯絡上,例如打風落雨,隨時水浸、山泥傾瀉,各區政務專員統籌救災,電話必須常開,自從有了手機,亦要24小時開機。」早年記者案頭必備香港政府印刷的公務員通訊錄,除了辦公室電話號碼,還有住宅電話號碼,那是一個未需要講究私隱的太平年代。

統籌回歸十周年慶典壓力大

楊立門剛離開政府,有點捨不得過去幾十年的生活規律,「每天見到相熟的人,幾乎我未開口,對方已知我要什麼,每天上班,知道自己當天要處理什麼事,又知道怎樣做會有怎樣的效果。有生活規律,會覺得舒服,但人不可能一直舒服生活下去,太舒服,就想給自己挑戰。」他笑說:「如果世態不太炎涼,舊同事應該會繼續有來往,香港又不算大。」

他執拾辦公室東西,新舊照片統統帶回家。有些經歷,想起來猶有餘悸。2007年他擔任香港回歸10周年慶典統籌辦公室主任,與內地有關官員緊密聯絡,「好多大官來香港,我們誠惶誠恐,要安排妥當」。當時這項盛事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令計劃與港澳辦主任廖暉督師,「二人來港幾次,好凌厲,一絲不苟,活動rundown(流程)每分鐘都要十分仔細,像military operation(軍事行動),國家主席從一個位置走到另一個位置總共走幾多步,都要我們計算。要做好多recce(偵察工作),行程不能讓傳媒預先知道,保密工夫要做到足。『大叔』(廖暉)在君悅酒店住兩晚,我每晚去向他滙報,出入君悅要走秘道。令計劃指住我說『有什麼閃失唯你是問!』我幾驚呀,壓力好大。」

副學士「變樣」屬意料之外

要數工作滿足感,楊立門最深刻是擔任工商局副局長和工業貿易署署長期間,2003 年簽訂CEPA,2005年香港主辦第6屆世貿部長級會議,「那時經常要出trip,不是日內瓦便是北京,去日內瓦要轉機,好辛苦,當時北京天氣仍ok,除了2003年沙士期間不能飛,改為視像會議。」

他亦回味1997至2001年任職教育局,「董先生(時任特首董建華)重視教育,我負責教改、334新高中學制。大學劃一4年是好制度,我有少少貢獻。現在被批評的副學士制,亦是那個時期醞釀的,意圖良好,提供更多升學機會,面向市場,在理論上不是壞事,可是後來變了樣,變得商業化,無想到一窩蜂發展得那麼快,而又令學生周身債,好慘!」但市民不是靠當官的把關嗎?「公共事務就是這樣,不可能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楊立門喜愛文藝,亦算有緣,入職政務主任第一份工作在文化署,最後一個崗位在民政事務局,職責之一是推動西九文化區計劃,從政府總部可以眺望這塊市區荒地。「西九計劃『推倒重來』是對的(上屆特首曾蔭權2006年作出決定),但5年白費了。工程一直有進展,但不算快,我都有少少沮喪。」

功過與是非俱往矣。楊立門離開政府總部只不過數星期,風景不再依舊,「門常開」變成「門常關」。回頭一看政總外加緊興建的3米高圍欄,他默然。他說過,自己「不懂政治」,退休後不會論政。

楊立門小檔案

楊立門(Raymond),54歲。1982年香港大學文學院畢業,隨即加入政府出任政務主任(AO),32年公僕生涯,曾任副教育統籌司、工商局副局長、工業貿易署署長、回歸10周年慶典統籌辦公室主任、發展局常任秘書長(規劃及地政),最後職位是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正在退休前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