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音樂教育帶動社會改革 - 信報 (07-06-2014)
08/06/2014
B12 | 專家之言 | 社創群英 | By 蔡美碧

古典音樂一直是上流社會的專利,貧窮人甚少能一窺堂奧。委內瑞拉經濟學家暨音樂教育家艾荷西(Jose Antonio Abreu)帶頭打破這項壟斷,用音樂與關愛創造了奇蹟,改變上百萬貧童的生命。

美國智庫Cato Institute公布2013年的「國際悲慘指數」,以失業率、借貸利率、通膨率等經濟因素為準則,選出90個「全球悲慘國家」,第一名是位於南美洲的委內瑞拉。該國政局不穩,通貨膨脹近60%,犯罪率高企,是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之一。  

艾荷西音樂夢想家

艾荷西在1939年出生,家境富裕,從小就接受音樂教育,其後在首都卡拉卡斯音樂學院就讀。在學期間,他朝多元方向發展,除了在音樂學院主修鋼琴與作曲外,還在大學主修石油經濟學,並於1961年以優秀成績榮獲博士學位。畢業後,他曾在國會任商務部副代表,不久轉到大學任教,並在1983至1989年出任文化部長之職。

荷西音樂造詣精湛,切身體會到音樂所帶來的快樂與自信。委國嚴重的經濟、暴力、毒品等問題,容易令貧窮的孩子誤入歧途, 前景可悲。荷西認為貧窮帶來最可怕的後果並不是缺乏糧食和居所,而是令人自覺一文不值,毫無展望。他深信音樂能改變人心,使人重獲尊嚴,矢志以音樂為媒介來改變社會,透過古典音樂培育貧窮的學生。他於1975 年發起 「社會音樂運動」(Social Action ForMusic),領導一個由11位學生組成的獨立樂團,在廢置的停車場練習。起初,大部分人認為他異想天開,徒浪費時間。在荷西苦心經營下,該樂團不斷成長,並於1977年在蘇格蘭國際音樂大賽中取得驕人成績,令委國政府另眼相看,並全力資助。此後委國十多屆不同政府,都全力支持這個計劃,令更多學童接受音樂教育和樂器訓練。「音樂社會運動」亦演變成為委內瑞拉國立青少年管弦樂團系統(ElSistema),以基金會的形式在全國推展音樂。

各施各法 有教無類

El Sistema是「制度」的意思。這個「制度」目前有31個交響樂團,125個青年交響樂團和300 間遍布23 個省的社區音樂學校,每年受訓的兒童超過35萬,其中超過八成來自中下階層的家庭。整個「制度」尊重每個區域的特色,以創新與彈性的形式,融入社區。每一間社區音樂學校可各施各法,按當地需要,自行設計課程。教學方法也各有不同。「制度」只要求大家遵守5 項原則:用音樂影響社會變革、以合奏為主要形式、有教無類、一星期要有六次訓練,及共用資源和網路。「制度」開始時以管弦樂團為主,現已包括合唱團、大樂隊、土著器樂合奏等。

在2006年,美洲發展銀行為「制度」的成效進行評估,發現參加過樂團的年輕人在生活和工作上比沒有參加過的為佳;他們的輟學比率也低20%。有了正面的果效,該銀行才批准1.5億美元的貸款給「制度」。雖然「制度」的主要目的並非培訓職業音樂家,但部分學員成功晉身為國際知名音樂家,其中包括洛杉磯交響樂團現任指揮Gustavo Dudamel和柏林交響樂團的Edicson Ruiz。

「制度」認為音樂成為正向人格發展的工具。透過教導與訓練,兒童學習履行承諾、責任感、忍耐、守時等行為;激勵學生學習,令他們充滿自尊與自信。樂團裏大部分的小孩來自委國最不被重視的階層,音樂讓他們擁抱新的夢想和目標,抵抗物質上的貧窮,遠離罪惡的誘惑。在社會層面,樂團成為文化創意的空間。這些自發性的音樂充斥着大街小巷,成為整個社區資產的一部分,為動盪不安的社會創造了一個精神富足的世界。

改變千萬兒童命運

今天,在委內瑞拉,藝術已經不是單純的藝術表演,而變成了一項每個人可以享有的社會權利。荷西以一人之力,影響了千萬委內瑞拉兒童的命運,證明音樂可以改變人生,並成為社區關懷的工具,藉此解決貧窮、罪惡、疾病等社會予盾。ElSistema 改變社會的成效備受高度推崇,南、北美洲甚至歐洲各國,也開始發展同類的改革。荷西獲獎無數,1993年獲得聯合國文教組織頒發國際音樂獎,並在1995年任命為特別大使,發展全球各地青少年管弦樂團與合唱團,促進「全球和平文化」的發展。

這星期在「文化領袖論壇」主講「藝團的可持續發展模式」,看到本地藝團全情投入發展理想,令人感動。筆者更願文化界多作社會創新,夥同跨界別的領袖合作互動,以改變社會為目標,讓藝術來服務社會。

作者為仁人學社副主席Ryyy1515@gmail.com

蔡美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