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藝文界 Too many ideas, too little resources? - 立場新聞 (19-06-2015)
19/06/2015

https://thestandnews.com/culture/藝文界-too-many-ideas-too-little-resources/

 

 

文:游兒

 

去年參加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 (HKAAA) 為期兩天的文化論壇,題目為品牌建設。由於當時我仍在某上市公司主力為文化項目工作,論壇後收到幾個要求贊助的 proposal。呈交前老細後,結果當然是全部不了了之。原因是有些商業機構對中小藝團沒有認識,而藝團又未能迎合商界要求(例如商界想藝團清楚講明最後展覽的是怎樣的藝術品,但藝團要到展覽最後一刻才收到作品及得知內容)。更重要的原因,是不少商業機構對要贊助的對象和模式已有既定的網絡和 expectation。

 

今年 HKAAA 論壇的題目是「邁向將來:香港的藝術贊助與籌募」,對於現時連西九都需要開拓私人贊助的情況來說,藝文圈從來是 too many ideas,too little resources,這個題目可謂正中不少文化人下懷。

 

論壇請來不同國家地方的業界代表,談到各處鄉村各處例。比如美國基本上完全靠私人贊助,龐大的董事局成員均要負擔一定的贊助金額。英國、澳洲則傾向是混集模式,例如開支以政府贊助、 票房及私人贊助等多個模式分擔,而且設有中介平台讓商界與文化界交流及拓展贊助機會。

 

相隔不遠的新加坡,讓人回想的也不再止於肉骨茶和咖哩蟹。來自新加坡的 The Rice Company Limited 行政總裁吳漢林,十多年前起開始從事 "place making" 的工作,即將政府或私人財團給予的土地,經過私人籌劃加入的資金,再重新打造成新的藝文場地。成功例子包括把舊國會大廈變成文化活動租用場地,把 Orchard Central 上的停車場變成年青人的排練中心等。席間有參與的文化界人士指出,香港亦曾有機構打算將停車場變成文化場地,但卻不獲批牌照。似乎香港一說到土地,便聯想到問題,沒有太多周旋的空間。之前蘋果日報報導,70 年代和記發展位於大嶼山芝麻灣的屋苑澄碧邨,應該是繼續在缺乏想像的情況下,荒廢下去了。

 

回到香港,不論是尋求政府和私人贊助,當然是苦水一大堆。因為 TreeGun 言論而廣為人知的藝術發展配對資助試驗計劃,政府即將撥款三億元,與商界「一元配一元」的模式資助藝團。各藝團當然對此計劃有所期望,但大家同時仍懼怕政府那些幾十頁的申請表,花去不少時間精力.

 

對香港不少私人機構來說,贊助文藝項目是屬於企業傳訊/公關的管轄範疇,他們著重的是宣傳,品牌建立的回報,同時藝團要面對慈善組織,運動項目等不同的競爭對手。由於私人贊助藝文項目的著眼點是宣傳,結果是贊助模式多以 project based 合作,資金餐餐清,對藝團本身燈油火蠟補貼不多,反而令藝團增加不少工作量。比較健康的模式,是香港管弦樂團的首席贊助太古集團,每三年續一次約,為藝團提供較多的安全感及發展空間。只是大家都笑問,香港有幾多好像太古地產般的 sugar daddy?

 

席間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校監黃英琦表示,HKAAA 和其他文化人可以帶頭建立中界平台,為商界和文化界做媒人,例如舉辦一些贊助項目的展演,讓商界對中小藝團有更多認識。另外,參考英國的例子,黃英琦建議成立一個 I trust you fund,鼓勵私人機構捐一筆資金予小藝團或年青文化人,讓他們可以在一個特定的時間(如半年)無需擔心生計,可專心創作。

 

不知到這種信任可以何時建立而成,但至少希望在這個以金融地產主導的城市之下,愈來愈多商界人士明白他們不一定比文化人更優秀,文化界可以善用小資源做出大事,從來是一種成就。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