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從我的藝術路程 看粵劇的 承傳與創新 - 明報 (16-01-2015)
16/01/2015


http://life.mingpao.com/cfm/dailynews3b.cfm?File=20150116/nclvx001/vx001a.txt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羅家英說 | By 羅家英

編按:1980 年,八和會館粵劇學校正式開課,距今已有35 年。粵劇世家羅家英回顧香港粵劇教育的發展,撰文分享粵劇教育的啟示,並談談他最近創作的作品。

我出身於粵劇世家,父親是著名的粵劇表演藝術家羅家權(外號:生紂王),四伯父是「打鑼王」羅家樹。從小跟隨父親及叔父輩的長輩學習粵劇,邊學邊做,我屬於師徒制下成長的藝人。

在師徒制下成長

以往的粵劇藝人大多是在師徒制下學習粵劇,二十世紀初社會生活普遍貧困,不少家庭連孩子也養不了。孩子們年紀小小已外出工作,幫補家計,上學讀書是奢侈。當時粵劇是巿民大眾的唯一娛樂,當紅的粵劇藝人等同今時今日的歌影視紅星。學做大戲,也是一門出路。不少現時當紅的大老倌,也是年紀小小便拜師學藝,日夜追隨師父邊學邊做,以粵劇為終身職業。香港自1971 年推行6 年免費教育(小學)、1978 年全面實施9 年免費教育(小學至初中);小孩子在強制教育的政策下,自然以上學為先,儘管家境清貧,父母再不會讓子女當全職學徒。因此,傳統的粵劇師徒制亦於1970 年代開始崩潰。粵劇這門藝術的確需要自小開始訓練,而香港實在缺乏系統性的粵劇教育(內地有由國家設立的粵劇學校),因此粵劇的承傳工作有一定的困難。由1970-1990 年代,粵劇的培訓由師徒制改變為自發性的興趣培訓。對粵劇有興趣的年輕人,可自行參與民間的粵劇訓練( 但規模不如正統的粵劇學校),如:香港八和會館於1980 年開始開辦八和粵劇學校。我亦於1970 年代中期,於香港的中學開設粵劇興趣班,教授粵劇藝術。

從中學及社區入手的業餘訓練

自1974 年我與聖心書院合作,於該校向中學生傳授粵劇,一教15 年,至1989 年才停止。除了中學,也於藝術中心舉辦粵劇課程,向有興趣人士教授粵劇。為了讓學生有演出的機會,更組成了「韶英劇團」及「藝軒」。事實上,師徒制崩潰後,粵劇承傳靠一群民間藝人自發的努力,開班授徒。由於缺乏經濟上的支援,一般的規模都不會大,我所辦的課程及劇團就是寫照。香港八和會館在1980 年開始辦「八和會館粵劇學校」,原則上兩年一屆,共舉辦了四屆。「八和會館粵劇學校」所提供的並非全日制課程,由基本功訓練開始,有異於一般坊間以教授折子戲為主的興趣班。課程分為三大主要部分:基本功、唱科、演科。到學員達到一定水平後,才教授折子戲。至1987 年,由於支出龐大,終告停辦。師徒制的崩潰,加上缺乏系統性的粵劇教育,香港粵劇界到了1980-90年代出現了斷層,新一代能夠上位的藝人不多(除了培訓的困難外,缺乏演出場地也是粵劇萎縮的原因之一)。就算是上了位的新一代藝人,他們對傳統藝術的認識,亦有斷層的出現。到了2000 年初,粵劇更出現了質與量的斷層。量:年輕一輩學戲及做戲的人少;質:新一輩上了位的藝人對一些傳統的排場及技藝亦認識不深。政府及業界因此做了大量的救亡工作:演藝學院於1999 年開始推出全日制的粵劇文憑課程,八和亦開始一連串的粵劇承傳工作。到2012 年,八和推出油麻地戲院場地伙伴計劃,透過「粵劇新秀演出系列」,由大老倌執手教導新演員演出, 「量」的問題開始紓緩,新一批演員嶄露頭角,但「質」方面,仍要加緊努力。

粵劇的發展:我的新劇創作

自1970 年代當上文武生,除演出傳統劇目外,我亦不斷鑽研粵劇藝術,屢有新的嘗試,如:曾與剛成立不久的香港中樂團(1977 年成立)合作,在吳大江的領導下,以超過60 人的大樂隊伴奏演出粵劇,成為一時佳話。及後更開始創作,以不同的題材編寫新劇,從創作的源頭看,大致可分為:改編西方經典名劇、改編其他戲種的劇目和改編現代話劇。改編西方經典名劇的作品如:將莎士比亞的Macbeth 改編成《英雄叛國》、King Lear 改編成《李廣王》。將西方名著變成中國故事,除了要找對的歷史背景,亦要善用粵劇藝術的特質(如:用粵劇曲調的特色及歌詞去表現角色的感情;用粵劇的程式及身段交代內容及情感),去表現故事的內容及人物塑造。有時候,粵劇的一桌兩椅不足以表達情節,便要配合其他現代的舞台技術。中國的戲曲美學有獨特的傳統,西方戲劇由希臘劇場開始已講究三一律,但中國戲曲不同,元劇雖然形式上一齣四折,但時間上可超越數十年;南戲更無折數的限制;明代的崑劇更是一本可以連演數天,劇情更可穿越時空及地域。因此,改編西方經典成一般四至六折的粵劇,得在剪裁劇情方面下功夫。將其他戲種的劇目改編成粵劇的例子如:將京劇的《戰宛城》改編成粵劇。粵劇的唱及鑼鼓有自己的特色,改編其他劇種成粵劇,就要在這方面下苦功。此外,京劇着重演員的「功」,情節較淡;粵劇的行當沒有京劇那麼嚴謹,人物的塑造彈性更強, 「戲」味較濃。最後是改編現代話劇,例如將何冀平的話劇《德齡與慈禧》改編為粵劇。話劇的分場很細,改編時也要在劇情裁剪方面下苦用功。至於其他編劇技巧,如:選曲調、填歌詞、選用粵劇排場∕程式及身段等,就大致相同。

對創作和創新的幾點看法

一般來說,粵劇編劇有演戲的底子較好,因為對粵劇音樂、鑼鼓,以及程式也要有深入的了解,才算有基本的「工具」進行改編。此外,除了藝術的素養,亦要有中國歷史及文學的修養。如沒有演戲底子,那便要有長期的實踐經驗才可以,如名編劇家唐滌生,他是寫了大量的劇本,全經過搬演,從實踐中學習,再加上他個人的才情,才寫出的他的名劇。事實上,唐滌生的名劇,也是經過不同的表演藝術家,一邊演一邊改,慢慢磨煉才成經典。我深信在傳統上創新,創作時要保留粵劇的菁華,不要加入格格不入的元素,令作品變得非驢非馬。此外,要用手上的資源進行創作,不要迷信大製作,用已有的資源,做到最好,粵劇的靈活始終是它生存的最大優勢。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