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16歲導演炮製《萬花嬉春》 - 大公報 (03-09-2014)
03/09/2014


B17 | 文化 | 藝術賞析 | By 何俊輝

《萬花嬉春》是全球首個改編自荷里活經典電影《Singin' in the Rain》的粵語舞台劇,這固然是吸引觀眾入場的賣點之一,但另一個筆者由開場前到中場到散場都聽到身旁觀眾討論的賣點,無疑更吸引觀眾,就是製作《萬花》的新劇團爆炸戲棚(與春天實驗劇團合作)是由現年十六歲的陳恩碩創立,陳恩碩同時是《萬花》的導演及翻譯、改編、填詞者。《萬花》不是一個業餘或學生劇團製作,導演要領導二十九位演員和處理超過一百個角色,並要跟現場配樂的藝術糧倉實驗樂團(二十三人的管弦樂團)溝通,着實不易,而基於演員中有些是專業、具名氣,以及在布景、燈光、服裝、編舞等製作規模上亦屬專業程度(找專業人士合作,加上製作費看來不少),觀眾(包括筆者)看戲時自然不理會導演的年紀,採取專業劇而非業餘或學生劇的標準來評論《萬花》。

充滿東方懷舊色彩

陳恩碩將電影版的美國故事背景改為電影業蓬勃的二十年代上海,替包括台詞在內的所有舞台元素添上一層層東方懷舊色彩,效果不錯(台詞為遷就演員和觀眾,只好用上廣東話而非上海話、國語,但起碼能從台詞中感受到當年的生活氣息,沒有混入現今的用語、文化)。《萬花》的故事描述唐泰中(王宗堯飾)與林娜娜(馮夏賢飾)是默片年代的巨星,當電影公司老闆(邱萬城飾)要開拍首齣有聲電影,才察覺娜娜那刺耳難聽的聲線會在這新科技中表露無遺,包括泰中在內的多個角色便同意找聲線甜美的朱鳳凰(麥貝夷飾)替娜娜作幕後代唱兼聲音演繹,此決定令泰中、娜娜、鳳凰產生若干涉及男女感情的衝突。

導演找現職歌唱導師(亦是《萬花》的歌唱指導)的馮夏賢演娜娜絕對是大驚喜,她要於全劇把本來悅耳動聽的聲線醜化為刺耳難聽並混入很多類似上海話的說話(筆者不懂上海話),在克服到高難度下,為觀眾帶來大量惹笑的笑位,可惜是次演出沒有字幕,有時這丑角講十句台詞只能令筆者聽明白一、兩句的內容,就顯得過火─讓觀眾切實地感受到影圈中人與娜娜的隔膜固然重要,然而不讓觀眾錯失情節(受制於語言問題)亦同樣重要。本身是流行曲歌手的麥貝夷把朱鳳凰的說話與歌聲演繹得十分動聽,跟娜娜構成充滿戲劇效果的對比。值得一提的是陳桂芬飾演的一個小配角以粗聲粗氣跟娜娜的刺耳聲線大鬥法,產生令觀眾狂笑的喜劇化學作用。

跳踢躂舞場面難忘

王宗堯、徐偉賢演唐泰中與毛岑,在演戲和唱歌技巧上仍有不足之處,二人好看的其實是同台演出時活現的默契及深厚友情,當中以跳踢躂舞的合拍場面最教觀眾難忘。劇中播放了多條模仿默片和有聲黑白片的片段,默片中的娜娜、泰中把浮誇的神情及身體語言演繹得瘋狂惹笑,加插陳恩碩反串演宮女,就更令這古裝戲中戲玩味十足;至於客串的張錦程,則在有聲黑白片中介紹有聲電影的原理,說話調皮幽默。

藝術糧倉實驗樂團演奏的每首歌曲和每段配樂,在編曲上都能使戲的氣氛、情感和震撼力大大增強,而樂器表現出的音色則很優美或層次豐富,不過有一點一定要在將來重演時作改善,就是樂團在整齣戲發出的樂聲往往過大,遮蓋了演員們唱出的歌聲歌詞,看來負責音響設計的馬永齡須作一些調校。陳恩碩填的歌詞像著名音樂劇填詞人岑偉宗一樣,既能填出「比明星更光芒,光芒中帶高昂,抬頭我才能仰望那星宿」這種充滿文采和意境的歌詞,又大量以粵語入詞,把《雞龜貴》這種反斗的歌曲填得活潑惹笑。

筆者看的是《萬花》的首演,不知是否這緣故,在換景轉場上有很多不專業的停頓、失誤(例如亮錯燈光),或許往後幾場演出有改善吧。幸好,在舞台上下雨的效果處理得不俗,令電影版中那「男主角在雨中拿傘邊唱邊跳」的經典場面,仍教觀眾留下難忘印象。

春天實驗劇團供圖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