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街頭表演「爭地盤」開騷 旺角「殺街」過海搵食艱難 - 星島日報 (08-03-2014)
08/03/2014
A18 | 每日雜誌

旺角「殺街」後,街頭表演者的地盤出現了「大洗牌」。部分表演者退守尖沙嘴海傍「開壇」,不少人甚至「過海」到銅鑼灣、灣仔及中環一帶「搵食」。然而,這場大執位卻變成「爭凳仔」,因公眾地方有限,這班撤離旺角的「外來者」,不時要與其他表演者、宗教及政治團體「爭地盤」,表演空間大不如前。有表演者已計畫申請司法覆核,冀能重返旺角這大舞台。記者 童傑 王東亮

早在○九年於旺角行人專用區演奏結他的陳山君,自旺角「殺街」後,與拍檔走到灣仔天橋開騷,但依舊收到附近居民投訴,他感慨表演空間愈來愈少。「一○年開始在旺角表演,一直相安無事,警察來勸喻,只要收細音量、收起錢箱,就可繼續在街邊玩音樂。」但近兩年,街頭表演者變得不自律,才被趕絕。「大家在街上鬥大聲,把喇叭升級,音響遠超從前三至四倍,樓上住客當然投訴,警察來到,大家『鬥兇』,結果被『殺街』。」他說。

空間細縮表演規模

  現時,灣仔天橋成為他們慣常的表演場地,縱然距離民居較遠,仍會收到居民投訴。他說,「十次表演,八次都會有警察來警告。所以有時我索性走到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商場對出的空地、三號碼頭等地表演,亦有去尖沙嘴五支旗桿附近。」愈來愈多表演者也陸續移師到那些地方表演,漸漸出現「爭位」的情況。

他形容,「一到晚上,尖沙嘴五枝旗桿附近已逼滿八至九隊表演團體;每逢星期六日下午,中環ifc已有很多街頭樂隊進駐,想表演就要一 早『霸位』。」

  旺角在今年一月二十日「殺街」後,「SMS」街頭樂隊成員Tony試過發掘新地盤,也屢次碰壁。「原本走上洗衣街的行人天橋表演,但過了兩天,就有居民投訴,警方告訴我們,再接多一次投訴的話,就會向我們發告票。」他只好遷出旺角,並考察銅鑼灣及尖沙嘴等地,發現能容納街頭表演的位置並不多,「銅鑼灣時代廣場對開的公開空間,只可以容納一個樂隊,因迴音太大,多一隊樂隊進駐已經好嘈。至於尖沙嘴的空間則太細,要被逼縮減表演規模。」

  他花了一萬七千多元購置一部便攜式擴音器,方便在尖沙嘴海傍附近表演,但音質大不如前,「以前在旺角,每次出動至少兩個十五吋喇叭、一個混音器、一部電子琴及逆流器等,現在只剩一部便攜式擴音器及結他譜。」

如今旺角行人專用區要待周六、日及公眾假期才重新解封,故一到周末,他就會重返旺角街頭表演,感覺較自由自在。

團體打對台佔據街道

  相比寬敞人流多的旺角行人專用區,銅鑼灣及尖沙嘴等地可供表演的空間確實欠奉,且出現「爭位」情況。灣仔區議會主席孫啟昌不諱言,銅鑼灣的行人專用區缺乏空間,「白沙道本身已有持牌流動商販駐紮,東角道亦已有一班表演者駐場,只可多容納兩至三位表演者。」

  他又指,銅鑼灣一帶近半年也多了一些宗教及政治團體如法輪功、愛港之聲等前來「霸位」,「那些組織佔領銅鑼灣的核心地帶,與街頭表演者打對台,旗幟愈掛愈誇張,佔領的空間亦較多。」去年底警方曾就旗幟阻街,與食物環境衞生署進行過聯合清拆行動,共移走六十多件未經准許而展示的非商業宣傳品。那些團體因此收斂了一陣子,但近月又故態復萌。

  銅鑼灣區議員伍婉婷亦說,銅鑼灣區從不反對街頭表演,「我們每年亦會籌辦街頭表演活動,鼓勵年輕人跳街舞與嘻哈。」但她指,東角道以至記利佐治街,因遭部分較大型的組織長期佔用,幾乎無位置容納新的表演者,「好似上周六我們舉辦『型禮潮承』,讓年輕人在街上夾Band,還經區議會向政府申請,豈料現場被部分組織佔了一半空間,我們也沒辦法,只好擠在一邊繼續活動。」

  同區區議員鍾嘉敏也發現,東角道的表演者近日有增加趨勢,「表演通常集中在晚上七點後,較多是一些棟篤笑、變魔術的零星表演,情況變得跟旺角一樣,行人『一圈一圈』,難以容納再多的表演者。」加上,部分宗教及政治團體已搶先「佔領」銅鑼灣,也導致表演者難以「插針」加入。面對這類做法,區議會至今也只能觀望,「只好待食環署及警方執法。」

市民頻頻投訴阻街

  另邊廂,街頭樂隊紛紛進駐尖沙嘴海傍一帶,也惹來市民投訴阻街。尖沙嘴區區議員孔昭華稱,每周接獲兩至三宗市民投訴。據他所知,區內可新增的表演空間很有限,「本身已有宗教及政治團體日日擺放易拉架及展板,旗幟布滿海傍的柱躉。」

去年警方的聯合行動亦有清拆尖沙嘴區部分過分誇張的擺放物件,「但近三個月,混雜情況又重現。」

  街頭表演者地盤出現「大洗牌」,食物環境衞生署向本報稱,會繼續留意銅鑼灣及尖沙嘴一帶的情況,如有街頭活動涉及阻礙清掃街道或無牌販賣,便會按實際情況採取執法行動,更不排除展開跨部門聯合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