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手語歌舞劇傷健樂融融 - 大公報 (27-08-2013)
27/08/2013

看見你低頭不語,想開口給一句鼓勵的話,卻怕聲音一出去,便悄悄消失在空氣裡。

有次乘搭公共巴士,見到兩個戶外行山打扮的乘客,用手語進行交流,就像我們通過話語交流一樣自然。周圍喧雜,他們雙手在空中搖擺,臉上是笑容,他倆的舉動,營造出無形的光環,彷彿在詮釋一種既寧靜又豐富的世界。

聽說,香港的一些聾啞學校嚴禁學生使用手語(附小資料),只允許通過唇語作為聽障人士交流的工具。難道手語要在這裡結束它二百多年的歷史?

至少,香港手語歌舞劇團不希望如此。

自掏腰包實踐夢想

香港手語歌舞劇團成立四年,見到劇團行政總監鍾在思(Joyce)及公共關係事務主任鍾宛澄(Canetti)時,眼前竟是兩個穿着洋溢青春裙襬的美少女。從三個「臭皮匠」開始,到現在固定成員二十多人,Joyce表示,劇團總指揮陳華亮(鬼Sir)在劇團營運最困難的時期,曾幾次自掏腰包,支持團隊的演出等活動。

「這是夢想。」夢想和現實總存在差距,而這種差距,讓人對夢想更憧憬。

劇團每一次的演出活動,服裝、器材、燈光等等物資,想起來都頭痛,這在外人看來的壓力,兩個本來就有正職、還要兼顧劇團營運的年輕人卻說: 「這不是壓力。」從她們的言談舉止中,看不到所謂壓力帶來的疲憊,而更多是夢想給予的陽光。

得不到政府資助,小小劇團面對財政問題,艱難走過四年,申請資助仍未果。「什麼是手語歌舞?」香港藝術發展局接到他們電話時這樣問。

香港手語歌舞劇團在演出之餘,亦致力發展手語歌舞音樂劇藝術,二○一一年公演全港首套手語歌舞音樂劇《情未鳥》。為此,他們街頭演出、推行「人人學手語歌計劃」、辦免費興趣班逾三十場,將手語培訓帶進社區及智障人士機構。

推行人人學手語

劇團同時和復康機構合作,令更多智障人士有機會接觸及參與手語歌舞音樂劇藝術,創作愛情手語歌音樂劇《聽見愛》、環保手語音樂劇《燕尾蝶》、生命主題手語歌舞音樂劇《停、望、選擇》以及關愛主題手語歌舞音樂劇。

「一般慈善機構的演出,我們只收不足一千的車馬費,而其他演出所得的資金,都用來交租場費了。」Joyce說。

還有很多計劃,對劇團未來的發展也構思了很多藍圖, 「但苦於沒有贊助。」雖然處於困境,但她們仍希望通過健聽人士以手語歌舞的藝術形式,告訴大家,手語對聽障人士的重要性,手語與歌舞藝術結合,可以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們會堅持繼續做手語歌舞音樂劇。」

手語翻譯人才不足

上世紀九十年代末,香港開始出現手語語言學的研究,到二○○三年,研究手語和聽障人士教育的中心成立,並聘請大量本地年輕聽障者作研究對象、研究員及聽障者教師。而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手語及聾人研究中心製作了「香港手語瀏覽器」,項目獲勞工及福利局二○一二至一三年度康復服務公眾教育活動撥款贊助,並得到香港不少的聽障人士組織支持。

但香港現今仍沒有專上的手語翻譯課程,亦嚴重缺乏手語翻譯人才,聽障人士能夠接受大學教育的機會仍是很少。

「手語得到一些關注,但手語歌舞藝術在香港的地位不高,卻也不代表我們做的事情就沒有意義。」Joyce與Canetti希望各方在手語推廣努力下,也能夠關注到手語歌舞帶來的正能量。

小資料

根據香港手語協會提供資料,據政府二○○八年十二月出版的第四十八號專題報告書所示,香港人口聽覺有困難人士有九萬二千二百人,當中八千六百人為已完全失聰;二○○八年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在港實施以來,政府開始投放更多資源於手語推廣及發展方面,而坊間亦愈來愈多機構提供各類與手語相關的課程,唯因欠缺監管,師資及課程內容良莠不齊;一些為聾人服務的教育工作者認為社會的主要溝通方法都是「聆聽」與「說話」,而「聾」是可以治療的,只要佩戴適當的助聽機,加上適切的言語治療,聾人也能如健聽人般「聆聽」與「說話」,此外,他們又認為手語會阻礙聾童學習「聆聽」與「說話」,故在校內傾向以唇語作為交流工具,積極訓練聾童這兩方面的技能而禁止聾童使用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