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International Art News: 郎朗的商業版圖:搞跨界投資公司連續三年遭處罰 – 新浪新聞 (8-6-2019)
13/06/2019

  6月2日,著名鋼琴家郎朗在微博曬出九宮格婚紗照,宣布與24歲德韓混血鋼琴家吉娜·愛麗絲結婚。作為凡爾賽宮文化交流大使,郎朗受邀在凡爾賽宮舉辦婚禮晚宴,據稱,這是凡爾賽宮首次作為婚禮儀式場地對個人開放,場面奢華。

  拿遍歐美所有音樂大獎、唱片銷量數百萬張,郎朗早就享受到世界頂級藝術家的榮譽。在此之後,他一直致力於發掘個人品牌的商業價值,除了商演之外,從代言到聯名,從投資智能鋼琴到加入投身電商大潮,郎朗的商業版圖就好比一鍋「大雜燴」。

  儘管有人不認可郎朗的藝術水平,但不會否認他在商業上的成功。

  瘋狂商演積累資本,代言互金產品爆雷

  如果把1999年郎朗作為第一替補代替生病的鋼琴演奏家安德里•瓦茲上台演奏視作他成名發達的起點,那麼到他如今名利雙收也不過20年,而郎朗本人年僅7歲。

  《華爾街日報》曾這樣評價郎朗:「打眼的髮式,前衛的衣裝,炫目的技藝——25歲的朗朗有時不像古典音樂家,而更像是搖滾明星。」這樣的形象在充斥著消費主義的商業化時代,無疑是商家們所願意去追捧的:他有知名度,有格調,而且也熱衷於此。

  2007年,郎朗以1.5億元的年收入位列「中國福布斯名人排行榜」第二,僅次於姚明。鋼琴天才備受眾多國際頂級品牌青睞,全球演出超過150場」,這是福布斯給出的郎朗身價的簡單解釋。

  2008年郎朗在接受《人物周刊》採訪時,曾在上海短暫停留三天。這三天里,他完成了為索尼拍廣告,在斯坦威做簽售,和樂隊排練,在上海大劇院演出這一系列任務。接著,他還要趕去倫敦、紐約、羅馬、斯德哥爾摩、芝加哥、舊金山、多倫多等地演奏、舉辦個人音樂會。那時,他的行程已經被滿滿當當得排到了2010年。

  據報導,在郎朗每年至少有150場演出,大約有130場為商業演出,多的時候一年大約有200場演出。曾經的「空中飛人」小提琴演奏家文格洛夫一年演出一百多場,平均三天一場,已被業內同行視為「超負荷」,而郎朗的工作量大約是他的一倍。

  辛勤的工作為郎朗帶來了豐厚的收入。2001年,郎朗回到中國舉辦了他的首場演出。據圈內人士透露,當時他的出場費就大約在15萬到30萬人民幣之間,幾乎等同於當時一線歌星的出場費。2006年底,郎朗在上海舉辦了個人音樂會時,劇院經理透露,他的票房與當年帕瓦羅蒂的票房相當。郎朗的父親郎國任也毫不謙虛地表示:「在卡耐基音樂廳演,不是讓他們給演出費,而要和他們分百分之幾十的票房」。

  除了鋼琴演奏這個老本行之外,他另一主要收入來源則是數不勝數的廣告代言。2004年,他就代言了勞力士手錶和奧迪汽車兩大奢侈品,2005年是松下電器,2006年有飛利浦電器、雅培奶粉、招商銀行。2006年,在世界範圍內都享有盛譽的鋼琴品牌施坦威推出「郎朗」系列鋼琴,希望以此打開低端市場。這是在施坦威150多年的歷史中首次以藝術家的名字推出鋼琴,而且雙方的合作一直持續到了今年。2011年底,郎朗摘掉了佩戴3年的勞力士手錶,轉而佩戴萬寶龍。之後不久,他成為萬寶龍文化基金會主席。對此,郎朗表示「這隻是巧合,太巧了。」 之後,他還先後代言了箭牌衛浴、中興手機、茅台王子酒等產品,許多合作一直持續到今年。

  只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郎朗的形象曾兩次載在互聯網金融的風口上。

  2015年前後,郎朗曾為互聯網金融平台88財富網代言。但是到了2017年2月份,88財富網「爆雷」,公司突然宣布停運,並相繼關閉新用戶註冊和投資功能。截至2018年12月,88財富未兌付本息共計約7.53億元,該平台負責人張偉在今年4月因「涉黑」已被深圳警方逮捕。同樣在2017年,郎朗代言的另一款產品綠能寶則被爆存在5億元待收漏洞,嚴重依賴政府補貼度日。作為代言人的郎朗則屢次出現在負面新聞的標題中。

  高度商業化的發展道路使郎朗遭受了大量的批評與質疑,而郎朗卻毫不客氣地回應:「這是我的路,我樂意……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現在,我什麼都不怕!」他將重振古典音樂視為大量商業運作的最終使命了,但也有網友誠懇地表示,「古典音樂並非能完全商業化的藝術,不能太貪。」

  但不論目的如何,郎朗最終還是被高強度的工作壓垮了。2017年3月,他因手傷取消國家大劇院獨奏音樂會,連帶著未來一年的所有演出計劃都被取消。到年底為止,郎朗僅在鞍山、蘇州、貴陽有三場演出。

  轉型跨界投資,名下公司連續三年遭處罰

  今年年初,郎朗的新專輯《鋼琴書》正式發佈,首支單曲《致愛麗絲》目前空降中國Billboard榜,排名第四,在Spotify上也位居前列。同時,《鋼琴書》也是國內首張付費下載的古典音樂數字專輯,自3月29日上線以來在QQ音樂上已售出25萬余首單曲。

  不過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也表示,目前自己的工作重心已經轉向了做大師課、每周在自媒體教鋼琴、做普及,以及管理郎朗音樂基金會。該基金會的主要讚助商包括萬事達、安聯保險、施坦威、卡耐基音樂廳等。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目前郎朗名下擁有5家公司,並擔任明日之星樂器信息諮詢(深圳)有限公司法人。該公司註冊資本70萬元,但是從2015年到2017年起連續三年,公司都因未按規定公示年度報告而遭到行政處罰,目前經營狀態為存續。

  此外,他還與創新工場李開復、真格基金徐小平和美國紅杉為一款名為THE ONE的智能鋼琴投資上千萬美元。據官網介紹,這款產品藉助APP,可以實現「零門檻」學會彈鋼琴。有網友認為這有助於降低藝術的門檻和兒童藝術學習的試錯成本,但也不乏有反對的聲音稱,這隻是對「互聯網教育」概念的炒作。

  除此之外,父親郎國任和母親周秀蘭承擔了郎朗的大部分商業投資的管理工作。

  2017年,郎朗宣布小程序「郎朗藝術世界」上線,小程序開發商深圳明日之星文化用品有限公司的法人正是「郎爸」。

  小程序上線之初,僅售賣郎朗的教材、郎朗聯名香水和聯名音響三款產品。目前除了這三種商品以外,還有售染髮劑、紅豆薏米茶、美妝蛋、酸奶機、滴眼液,甚至還有女性私處護理產品、蜂巢暖宮提臀收腹內褲等產品。據小程序運營服務平台「SEE小電鋪」介紹,都是郎朗親自挑選的,但除此之外似乎再也找不到與郎朗的聯繫。

  除此之外,「郎爸」還在2011年成立了另一家名為深圳市郎樂鋼琴培訓有限公司(下文簡稱「郎樂公司」),任監事一職並持股80%,母親周秀蘭為法人。該公司實際上是一所名為「郎朗音樂世界」的鋼琴音樂教育機構,由深圳市房地產公司益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郎朗合作成立,雙方曾在2011年舉行戰略合作發佈會暨「郎朗音樂世界」簽約儀式。

  根據官網介紹,機構共開設啟蒙計劃、初級計劃、中級計劃和高級計劃四檔課程,課程收費對應為3.05萬元、4.2萬元、5.2萬元和6.2萬元。每類課程均包含有40節一對一課程即其他集體課程,每節課時長從30分鐘到60分鐘不等,最貴的高級計劃課程每小時價格接近千元。目前,郎樂公司的經營狀態也變為存續,但是郎朗音樂世界這一機構仍在運轉中,郎朗作為執行主席,他的身影也依然出現在最顯眼的位置。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