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Local Art News: 倫敦直擊 《戰馬》5月舞台馳騁 – 星島日報 (7-3-2019)
13/03/2019

  英國國家劇院(The National Theatre of Great Britain)繼去年於《香港藝術節》舞台上演《深夜小狗神秘習題》,今年再度為香港觀眾引進好劇目──《戰馬》,劇中演員與大型木偶,齊踏台板做對手戲,憑藉機靈精巧的機關道具,馬匹等動物立即在舞台上活靈活現,栩栩如生,維妙維肖,觀眾讚不絕口,難怪在劇場界造成熱烈話題。

  二〇〇七年首演的《戰馬》,已於十一個國家超過九十七個城市演出,筆者早前便特地到訪倫敦泰晤士河南岸的英國國家劇院,先睹為快,欣賞《戰馬》的表演,寒風在室外勁吹,戰馬在舞台上奔騰,觀眾熱情喝采。

  這些年,香港觀眾對英國國家劇院的名字不會陌生,多得National Theatre Live,讓他們製作的戲劇精品,有機會在本地銀幕映現,影迷才沒有錯過由當紅男星Benedict Cumberbatch分別演出科學怪人與科學家的《科學怪人》兩個版本等精采好劇,至於上文提及的《深夜小狗神秘習題》,大概不少觀眾是先看National Theatre Live的版本,才進場近距離觀賞該劇。

  但舞台劇還是要到劇院欣賞的。去年十二月《戰馬》在英國國家劇院放映時,慕名而來的人潮擁擠,當時正值聖誕前夕,準備進場人士繞着書店門外聖誕樹布置等候入場,儼如參與聖誕派對似的,好不熱鬧,以《戰馬》的名氣,相信在港演出時,如斯盛景將會再現。

  改編自英國作家Michael Morpurgo同名小說、曾由史蒂芬史匹堡拍成電影《雷霆戰駒》的《戰馬》,由Nick Stafford改編,Marianne Elliott和Tom Morris執導(Katie Henry則為是次重演執導),講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男孩Albert與馬匹Joey之間扣人心弦的故事,一人一馬一起成長,該作頌讚勇氣、忠誠、友誼等人性光輝主題,摘下包括東尼獎等逾二十五個國際獎項。

  戰駒等木偶表演、與演員之間的靈巧互動,尤其懾人,全是觀賞焦點。飾演Joey、Topthorn等馬匹的演員,各有三位,他們分別在馬頭、馬心/前腿和馬尾/後腿的位置站崗,有了六手六足的操控,機關一收一放,令整匹馬的關節動作細緻傳神,就連反馬耳、擺馬尾、頓後足等小動作,也沒有遺漏,他們也會發出馬叫、呼吸等聲音,而三人之間的配合也考功夫,三位一體,你先我後,如影隨形,乍看之下,他們就像練馬員、馴馬師一樣在照顧馬匹,沒了他們,Joey和Topthorn都無法馳騁,叫人歎為觀止。

  除了馬,還有鵝(以及雀鳥),同樣生動,仔細一看,鵝兒有一個輪三根腿,滾動起來就如急步跑,還有拍翼、啄食等動作,十分妙趣,至於操控鵝偶,一人就夠了。「在台上共有三十四位演員,其實他們全都是木偶師!即使不是操控木偶,但他們的動作、演出,都跟木偶師、木偶互動。」給我們介紹木偶製作的駐團木偶總監Gareth Aled如是說。

  誠如巡演導演Katie Henry所說,《戰馬》表現了人與動物之間的真摯感情,《戰馬》即將闖進本地舞台,香港觀眾定會被箇中情感觸動。

【追訪台前幕後】

戲劇奇觀

  巡演導演Katie Henry坦言,《戰馬》跟英國國家劇院其他劇作不太一樣,該作把舞台劇、木偶表演等不同元素結合起來,台前幕後不同崗位,都選自該範疇中最好的,加上花了很長時間凝練創作,令《戰馬》在各方面都表現出色,「是一場戲劇奇觀!」

  在加入《戰馬》團隊前,她可是對馬匹不怎樣熟悉,如何讓演員跟馬匹木偶互動、如何讓木偶看起來活靈活現,全是挑戰。「我們都要學習馬匹怎樣表達感受。」她又稱,同時指揮三十多人在台上演出,也是一大難度,「規模真是很龐大。」會否牽着韁繩,攜Joey步出舞台,走近香港觀眾?她笑了起來,「或許會吧?我們有時會這樣做呢!」

真的一樣

  觀眾看見Joey、Topthorn等角色在台上演出,幾乎忘了牠們實際上都是馬偶,飾演主人公Albert的Scott Miller眼中的Joey,也是一匹真馬,「Joey真是被製作得很好。」他又笑說,第一次騎上的馬,就是Joey。「騎上Joey,我感到很棒!」

  來自蘇格蘭的Scott,除了與馬兒做對手戲,另一挑戰是勤練口音,還要學習故事背景──約一九一四年人們的說話方式。

做隻出色的馬仔

  「我們是演員,只是以木偶師的技藝演出。」扮演Joey的Tom Stacy(馬頭)、Domonic Ramsden(馬心/前腿)、Andrew Keay(馬尾/後腿),經歷了多個月的習訓,才把馬偶演出駕馭自如。

  他們不止讓馬兒活起來,更注入其個性、情緒和反應,譬如Tom負責的馬頭,靠着眼睛、耳朵和頸部的細膩動作,表達馬兒快樂、懷疑、緊張等不同感受;立於中間的Domonic成了通訊主軸,他主要以呼吸聲給予前後訊息,讓三個部分的情緒一致;Andrew管理的後腿部分,馬的停頓、跳躍等不同動態,更形關鍵。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