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Local Art News: 【戲曲中心】粵劇新秀憂分帳安排增營運成本 小劇團:未見吸引力 – HK01 (3-12-2018)
06/12/2018

戲曲界期昐以久的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即將於明年1月20日開幕。粵劇新秀指,對業界終於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場地感到開心,但對西九的分帳安排感到失望,對中小型劇團而言難以負擔。

有藝術團體表明對租用戲曲中心不感到太大興趣,但期望戲曲中心落成可吸引戲曲團體租用,為業界起分流作用:「少啲人申請康文署啲劇院,變相其他劇團租用嘅機會又大啲啲。」

粵劇新秀黎耀威、梁煒康於2011年創立「吾識大戲」,嘗試為粵劇注入新元素,如把莎士比亞名著《王子復仇記》改編為粵劇。黎耀威形容近年粵劇的營運十分興旺,幾乎每天都2、3個場地有演出,觀眾人次多。

加高門框 收集戲服箱設計間隔

對於戲曲中心即將開幕,他們指感到開心,「因為終於有屬於戲曲嘅場地,而場地設施亦是根據業界需要設計。」梁煒康舉例指,一般西式劇場的門框不高,而戲曲中心就特意加高門框,「我們部分戲服可能連住支旗會很高,他開高了門,令我們出入方便了。」

他又表示,設計團隊在設計化妝間時,曾收集他用作收藏戲服的一疊戲箱,了解需佔多少位置及劇團擺放的習慣,才落實化妝間的大小及間隔。

不過,二人對戲曲中心的場租及分帳安排就感失望,他們直言場租相對較貴,暫時無法租得起。梁煒康指,管理局曾就場租和分帳諮詢業界,「但大家都是失望的。」他透露,現時粵劇界中大型劇團只得1、2個,其他都屬中型,而普遍中型劇團都認為戲曲中心的定價貴。

「無本事幫襯就唔幫襯」

他指現時營運劇團成本很高,「吾識大戲」暫時只可負擔到在高山劇場排練及表演,「無本事幫襯就唔幫襯,直到有本事幫襯才幫襯,不會為了要到戲曲中心演出,寧願蝕錢或勉強找政府資助。」不過,他亦同時認為,若定價太便宜,戲曲中心可能會有出現營運困難,相信業界與管理局或需要幾年甚至十年時間互相協調。

二人指,現時近乎沒有劇團能擁有自己的場地,均需租用高山劇場或工廈作排戲,而大部分人都選擇租用高山劇場新翼,「業界已習慣在高山劇場排練,大家都會說『高山是我家』,每日都有2、3個劇團在內排戲。戲曲中心需要時間才能『煲熱』場地作表演及排練。」

梁煒康指,業界對戲曲中心均持觀望態度,「暫時將它當成是流行歌星的紅館,它能否做到紅館的級數,就看看它面世後這幾年的營運情況。但如果未來幾年除了大型演出外,其餘恆常營運的劇團都不去租,或無本事租,而戲曲中心大部分演出都轉化成非職業劇團演出,例如折子戲、演唱會,大家就各自自求多福吧。」他相信,或只有折子戲、演唱會等演出,才能支付到戲曲中心的租金。

新晉藝術團體《窮人誌》藝術總監的鍾肇熙就指,西九文化區曾是本地藝術家的一個夢想,夢想會有更多大、中、小型劇場供藝術團體使用。但他認為戲曲中心對小型藝術團過而言,暫未見有太多「吸引力」。

「香港藝術團體面對緊兩大問題,一係觀眾水平問題,二係場地不足。」鍾肇熙毫不猶疑地說著。由於香港大多數正規劇院都由歸康文署轄下管理,而劇院基於公平使用原則下,又同樣用作社會用途,即開放予中、小學校,甚至幼稚園用作畢業典禮等場地。

鍾肇熙直言倘若藝術團體目標想租用劇院作長期演出,就要與辦學團體「爭場」。正因如此,他坦言藝術團體不時會在長演期間,「中間會突然有一兩日要拆台,俾學校搞畢業典禮,第二日又要重新搭過個台。」除了令成本增加外,更會造成觀眾流失問題,小型藝術團體想要「回本」就變相要再加演更多場次,以口碑「儲回觀眾」。

戲曲中心主打戲曲演出,若有非戲曲團體想租用大劇院演出,則需要繳交戲曲團體的2倍場租。鍾肇熙直言「根本租唔起,就算租得起都要好多贊助支持先得。」

即使戲曲中心在定位上較多著重於戲曲上,他亦認為無傷大雅,希望能真正惠及戲曲界的藝術團體。因為能成功吸引戲曲團體租用戲曲中心,能起分流作用,「少啲人申請康文署啲劇院,變相其他劇團租用嘅機會又大啲啲」。

鍾肇熙認為,西九在租埸方面「其實只係貴啲嘅康文署。」他期望西九文化區,不單單只為藝術團體提供表演場地,更重要是能聚集人群,吸引更多香港人接觸藝術,亦要為各類型的藝術團體舉辦更多工作坊,助本地藝術團隊的「從視野中走出去」。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