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International Art News: 台北愛樂突破性訪韓啟示——名筆論語(周凡夫)– 星島日報 (3-12-2018)
06/12/2018

  在台灣島內仍處於九合一選舉的鬧哄哄氣氛下,民間的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對能成為首個在已舉辦到第三十五屆的《大韓民國國際音樂節》中演出的台灣樂團,當然極為重視。

  演出後翌日(十一月十六日)上午,還特別在樂團下榻的酒店召開了《首爾當代音樂論壇,如何創造區域特色文化》,邀來主辦機構韓國音樂協會理事長,亦是音樂節組委會委員長的李哲求、駐韓國台北代表部代表唐殿文、台灣監察院監察委員張武修、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基金會董事長余松培和董事黃乃寬、經濟部參事顏國瑞、作曲家鍾耀光相關人等,由樂團團長賴文福主持,筆者被邀作為主講人,並指定就下列四方面發言:如何資源共享?如何互邀互訪?如何建立區域Link區域聯盟?如何創造區域特色音樂文化?

  這四個大問題,其實都可以獨立作為專題討論,當天時間有限,也就只能就至為重要的前提,提出幾點個人的看法。但樂團提出這四方面來討論,除了見出有關方面至為重視這次具有突破意義的台韓音樂交流活動外,更見出雙方很重視如何繼續去保持這種交流互動關係。

  事實上,這四個問題都涉及現實上的需要,儘管台、韓雙方都覺得有加強文化交流的需要,由政府來辦必然面對各種政治上的規條框框,「台北愛樂」和韓國音樂協會都是民間團體,但能促成今年九月韓國音樂協會的代表赴台觀摩「台北愛樂」的演出,又在十一月中成就「台北愛樂」和音樂節的歷史性突破,前後亦要經歷三年之久,可見並非易事,現在能成為事實,其實仍有賴兩地政府及相關官方人士作出協助才能成事,這從當晚音樂會前的酒會亦來了韓國的議員、官員,便可以見出台、韓兩邊官方背後都做了不少協調工作。看來民辦官助仍是現時在民主社會國家地區進行文化交流最為有效的方法。

  另一方面,這四個問題都是文化上的問題,關鍵都在於文化工作的特性持續發展才能累積到成果,而這卻往往是有關方面最易忽略的事。這一方面在於現代人急功近利,多在追求眼前的成果,一剎那的光輝。政府官員更往往因為任期所限,對長遠才見出「功績」的工作更欠缺「動力」可言。當然,萬事起頭難,這次「台北愛樂」的突破是一次很好的開始,由於是「首次」,也就難免存在着這樣那樣的不足。筆者在發言中便特別指出這場音樂會不足的地方,證明要有機會持續發展下去,才能將文化交流的效果發揮得更好。

  如從文化交流的角度來說,這場於十一月十五日(四)晚上安排在首爾最新的旗艦場館──樂天音樂廳舉行的音樂會,重點曲目當是作為音樂會開場的木偶劇《水淹金山寺──白蛇傳》的音樂劇場式表演節目。

  這是將台灣傳統地道的布袋戲民間藝術採用結合西方交響樂的模式來演出,藉着交響樂這種世界性音樂語言來突破文化阻礙,將布袋戲藝術、台灣文化形象推向世界。這可說是將傳統民族文化帶入現代國際社會的一種早已證明會有效果的「包裝」結合方式。為此,這次《水淹金山寺──白蛇傳》已是自香港前往台北發展多年的作曲家鍾耀光,為「台北愛樂」度身訂造原創音樂來配合演出的第三次布袋戲音樂合作。

  為此,這趟隨同「台北愛樂」外訪首爾的還有台灣最具代表性的華洲園布袋劇團,但卻因為樂天音樂廳場館的舞台空間及技術問題,難以將布袋戲的「戲棚小舞台」安置在舞台上與樂團同台演出,因而只能將布袋戲的演出安置於七樓的排練室(樂團演出的音樂廳舞台在八樓),再將布袋戲在七樓的現場表演,同步即時通過閉路電視轉播投影到舞台背後懸掛在管風琴前的大熒幕上,甚至負責「講述劇情」的「師傅」亦要在後台「隱身」演出,只將聲音通過音樂廳的大喇叭與影像及音樂同步播放出來,這不僅減弱了藝術上的感染力,甚至會讓觀眾以為是「錄影」與現場樂隊配合演出,到一曲既終,七位布袋戲藝人出場謝幕,觀眾才醒悟原來是「隱身」表演。

  其實,如能與樂團「同場」表演,效果必然不同,此外,如能配合舉辦布袋戲大堂展演,演前導賞,效果應該會更好,不過,這次更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在演出時同步配上韓文及英語字幕,更是最大失策。可以見出,這都是「首次」製作,欠缺「經驗」和周詳考慮的缺失。為此,文化交流要持續堅持,才有機會累積經驗改進,達到更佳效果。

  另外兩首貝多芬樂曲則可以說提供機會展示「台北愛樂」和韓國新生代音樂實力的設計。 結束上半場的貝多芬第五鋼琴協奏曲,擔任獨奏的韓國青年鋼琴家元載淵曾贏得二〇一七年意大利布桑尼(Busoni)國際鋼琴大賽亞軍及觀眾獎,當晚奏來絕無半點火燥,亦無過分誇大炫耀技巧,台風穩重,音樂富有細膩層次及內斂感情,尤其是慢樂章奏來富有詩意情感,成為前後兩個輝煌燦爛樂章的對比。

  下半場貝多芬第五交響曲,林天吉的指揮更是在音色、力度各方面的均衡上發揮極高的控制力,為此,也就能將這首大眾耳熟能詳的經典高潮,很有控制地一層一層推出來,在終章凱旋大高潮時才全力爆發,刺激起全場觀眾的情緒,最後加奏一曲地道台灣風味的《搖嬰仔歌》來結束。

  鍾耀光為《水淹金山寺──白蛇傳》所寫的音樂,台灣風味亦很濃,從第一幕《金山寺》、第二幕《寺外激戰》,到最後第三幕《團圓》,都很有色彩感。第二幕分為對陣三個回合的三大段「激戰」場面,鍾耀光的音樂更是充滿強烈動感,繪影繪聲,效果突出。將布袋戲的傳統結合到交響樂中的「包裝」,確是大大增添了應有的氣氛和變化,將布袋戲表演變得更為立體。

  儘管這次只是通過閉路電視在大熒幕上的投影,亦沒有說白唱詞的字幕,從現場觀眾的反應,以及出席音樂論壇的韓國音樂同行回應可以見出,此一交響化「包裝」的布袋戲確能引動了大家很高的興趣。在國際政治環境愈來愈複雜的今天,能多採用這種將傳統文化加以國際性的「包裝」方式,在民辦官助的配合下來進行文化交流,當有助消除民族之間的隔閡,增進國際社會的穩定,《水淹金山寺──白蛇傳》的內容一如當今國際政治環境般正邪難分,但卻為文化交流帶來有意義的啟示。

  台北愛樂與韓國鋼琴家元載淵演奏貝多芬第五鋼琴協奏曲。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