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Local Art News: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藝頻 (29-11-2018)
06/12/2018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的第二部《可以居——想像寮屋》可說是主要陳述三位都和寮屋有密不可分關係的主題人物。

對生活空間的想像與冀盼

該書總編輯關朗曦笑說「硬要說的話整本書的台前幕後皆有著寮屋的蹤跡,此項目策劃人黃淑琪和為《想像寮屋》撰寫主文字軸的袁易天都還是生活在寮屋裡。要留意喔,我並不單單是指住,更重要的是活。這可和第一部《白沙澳鄉》不謀而合,希望藉著書籍發佈提醒大眾對正在生活著的地方有甚麼想象、延伸及冀盼。好像原本已移居外地的白沙澳鄉原住民及其後代皆因為《白沙澳鄉》這書的出版,認識許多當初沒有人知道的歷史。看見我們這幫外人們都熱心發掘,當中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他們都突然覺得再也不能置身事外,對自己家鄉產生出感情來,並為此地感到自豪。」可見關朗曦對此情感的轉變有多麼的欣慰,回想當初皆事緣黃淑琪於2006年途經白沙澳村,被面前過百隻的蝴蝶震撼,回過神來便看到在這客家村有外國的擺設,如此錯置不禁猜想為何會這樣,從而激發對生活空間的無限聯想。關回憶著說「「可以居」為「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的一部份,有賴何鴻毅家族基金支持,本想在這五年內每年各出一本書,奈何各方資源有限,最後始在2015年出版《白沙澳鄉》,現在發佈《想像寮屋》。」

「可以居」這可圈可點的名字亦是由黃淑琪命名的,話說這是有天她路經九龍塘一單幢別墅的名字,與現今發展商為樓盤起的名可謂有天壤之別,不禁令人啞意過去大家曾經是那麼的客氣和謙遜,和如今皆大剌剌的大聲喊出來不可同日而語,往事的恬靜幽雅都不知丟去何處。關朗曦無不同意到「和做書出刊一樣,紮實的內容尤為重要,它會引領其它如何配搭得宜。如《白沙澳鄉》介紹過去和現在的住客,故內容會豐富點,書本亦因此較為厚重。為適合其狀態,我們只能在內地找有做線裝書的書商,沒想到卻因此帶來精緻細膩之感。而在規劃《想像寮屋》之時,我們便不想有任何預設的立場,亦不想說得那麼白,故在編排上的考慮是中立的,希望讀者能細味其中。因此這書以文件夾的方式示人,一頁頁人手打造,更難得地配合同樣是手造的寮屋呢!」

整合祖產土地 重建破裂關係

說回今次的三位主角,其生活以至生命皆圍繞著寮屋的點滴。首先是發跡在流浮山的蕭生,雖然不是原住民,但偷渡來港的祖父憑著養蠔在流浮山創出一片天,其先祖原本打算務農耕作,然而位處咸淡水交界的后海灣極適合養蠔。蕭爺爺不但賣蠔致富,更物盡其用把蠔殼也用來燒磚,搭建灰窰及磚窰,創造盛事家業。唯爺爺去世後,後人爭奪家產,以及不合時宜和不環保的製磚生意也一落千丈。蕭生毅然離家先赴台灣升學,繼而落戶北京做生意。如今已六十有餘,落葉歸根赫然發現小時候成長之地皆面目全非,曾經是那麼風光的一個地方,現在俯目是雜草叢生,貨櫃卡車堆滿一地。滿心悲痛可惜的蕭生決意聯絡眾親友整合祖產土地,開辟出在深灣路上久未見過的大草地,方便家人聚餐耍樂。見面時間多了,自會培養出感情來,從而修補從前的破裂關係。關總編分享著說「在整理蕭生的家庭照片時,這些古老的相片框背後不都夾有舊報紙嗎?我們發現一則放諸現今世道也無不妥的新聞,那時二戰結束,殖民地政府打算在屏山興建一個新的飛機場,唯空域離中國內地太近,最後取消項目。現在不是在議論紛紛赤鱲角國際機場的第三條跑道嗎?它其實同樣面對內地空域管制的問題。歷史總是這樣以我們想都沒有想過的方式不停地重複。」

居住之地成了新界東北發展區

同被捲入歷史大輪上滾軸的漩渦有住在粉嶺一寮屋裡的四叔(化名),歷經逃難來港,並遣返內地後不氣餒地再接再厲,最終落戶香港落地生根。為帶給家人安穩的生活環境,徒手搭建寮屋,然而這幾十年居住之地竟被列入新界東北發展區。安逸的生活猶如裝了計時器,滴答地倒數著政府收回用地。面對這一切,四叔只能望而興嘆、徒呼奈何。關朗曦忍不住笑說「更惹人發笑的是故事最後一位主人翁——戴生,其寮屋建在石澳,去年不是有位高官在石澳的家被揭發有違規僭建嗎?這可連累戴生的寮屋也被人調查呢!」

頭兩個故事皆由袁易天寫出來,唯最後一個則是直接把戴生的對話節錄下來。關解釋說「戴生雖已七十六歲,但其生性活潑跳脫,說話聽起來好像是沒一句正經的,都不知道孰真孰假。好像他說過石澳有一灘原是泥石灘,是他愚公移山把沙石挪移過來才變成現有的沙灘。翻查歷史資料,確實在1997年時,這裏還不是個沙灘。至2007年時,因為在附近掘起了沙石蓋建築,才把沙土丟在此地。皆因不知道戴生那句是那句非,所以就直接引述其言論罷,我們不多加補充或整理,以原句陳述給讀者,讓他們決定這當中的真偽。然而對生活空間和自己皆充滿想像力的戴生,著實令我們大開眼界、嘖嘖稱奇生活可以是這樣,也更認識自我的居住地及周遭的環境。拿我來說好了,通過整合這五年計劃裏的資料,我希望將來能朝著生態發展與保育的方向前進。在白沙澳河或往時偷渡熱點觀察拍攝並紀錄在案,這珍貴的經歷無一不使我放下腳步來細看周邊的一切,並思考該如何運用空間。」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