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Local Art News: 「視乎」展覽籌款︰災難來臨時讓我們更友愛 – 虛詞 (20-10-2018)
23/10/2018

合舍的主辦人王天仁在臉書說,藝術界真係人間有情。話說深水埗的藝術空間「合舍」正舉辦由四位藝術家黃進曦、李香蘭、劉學成、區德誠的聯展「視乎」,收入的80%,將捐予劉學成作醫治眼疾之用。展期雖短,但反應也很熱烈,可見劉學成有人緣,合舍有人氣。視覺藝術家失去視力,應該是不幸的災難;「視乎」展覽則能在災難中保持尊嚴與步調,保持思考,同時展現了親密互助的友情,感動到旁人都想幫一把。

劉學成追述如何在飯聚中突然眼前一黑目不能視,原來是雙眼視網膜脫落,旁人聽到都嚇到捏一把汗。已做手術穩住了視網膜,但左眼仍有血管殘留瘀血,劉學成目前仍是左眼失去視力,右眼感到有障礙遮擋,因此失去距離感,很難像以往那樣做立體、木雕的作品。清除瘀血要靠微創手術,全港有二、三家私家醫院有這樣的技術,手術費差不多20萬,傾向社區與庶民的藝術家拿不出來,是常識吧。於是劉氏友人黃進曦與李香蘭招劉學成共組展覽,王天仁馬上提供合舍場地,順便又扯上設計師區德誠(Benny Au)一起玩。藝術家解決困難還是靠創作,困境催生展覽,視力的危機也變成一次對「視覺」的思考機會。

視覺的災難與日常

劉學成展出的兩個作品都源於視力災變後的狀態而創作,比如〈突然…眼前一黑〉陳設兩個由宣紙染墨疊塌而成的毛邊圓盤,比擬眼瞳,左邊的一個上嵌了一塊滴有油墨、狀如流淌的仿石塊木雕,就是留在劉學成左眼內的瘀血障蔽;右邊一個外繫一個放大鏡,可在盤面放大觀看區域,那是一小幅天空的照片,但覆以上帶黑點的偏黃膠片,如此就是劉學成右眼內的風景。另一個作品〈並非必然可見〉是一組四個密封黑漆玻璃鏡面收藏盒,有一小孔可內望;內置木雕山石,上面局部塗上感光物質,如果開手機燈光照射盒子一陣,再從盒子的小孔望進去,就可以見到山石局部微微散發茸茸的光。劉學成說,現在他的眼睛變得對光十分敏感,太光、太暗都會痛,白日裡就已「爆晒光」。而本組作品原想做六至八個,但因為視力受損,距離感和立體感失去,創作變慢很多,只能在展前完成四個。

今次展覽的主視覺,是視力測試儀器中常見的風景畫片,草原一條路的盡頭有間小屋,被裝裱成圓型作品。而黃進曦的水彩將原有的白天轉換成黑夜,他自言這樣會令畫面有失焦感。而黃進曦的大小風景寫生圍繞著這幅風景片圓型畫陳列,也是對於中心焦點的分散,所以他把是次展出的所有作品視為一個整個系列,稱為「Out fo」(失焦)。其中兩張繪於畫布上的水彩畫意念來自古詩,〈秋分登敬亭,相看仍不厭〉化用李白的〈獨坐敬亭山〉:「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月照空山無人對〉則源於蘇軾的〈題西林壁〉:「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都是與觀看有關的,也是黃進曦一直的「山語」主題。

Benny Au臉書上有個系列叫「一日一念」,有不少粉絲追看。此次參展的海報似乎都屬此系列,即Benny Au長年的「看字」主題:在城巿攝下日常一景,將照片上的局部配以字體的局部,如夜裡中天有一小小半月,配成「心」字,半月就成心上最亮的一點。兩方同時互相牽引,增加一個局部就是改變全體,這同時是提醒著我們日常觀看的創意:要看見看不見的東西。

經歷災變,回看日常又是另一風景:劉學成是次展出的另一作品〈通過瞳孔遙望遠方的光〉,本是2005年的作品,同樣是圓點小孔(那是劉學成的瞳孔大小)、同樣是夜光物料,大概意念是在如何在密閉狀態下看星星。現在看來,劉學成感嘆當災變未發生時,可有這樣附庸風雅之閒情。但整體而言,整個展覽仍是舉重若輕,有著不被災難打敗日常的閒散感。

隱藏的友情線

如果感情線是分岔的,那友情線就是隱藏的,尤其在「視乎」展覽中。原來黃進曦展出的不少寫生作品,都是和劉學成李香蘭三人行山的經驗。「登上大東山後,我在畫鳳凰山,他們在後面吃水果聊天。」黃進曦當然比較cool;這件事在李香蘭那邊說來是這樣的:「嘩登大東山那天,好多級樓梯,我以為自己會死!但終於在佢兩個鼓勵同支持下登到山頂,嘩我終於見到人生未見過的美景!那個光啊!我將我們三個看到這美景的一刻畫了下來,就叫〈友誼之光〉。」

李香蘭畫的多是三人極日常的畫面:「食燒賣、食雪糕。成成不停話南山邨有個阿嬸的燒賣幾好幾好食,我食完之後覺得……佢真係講到好好食囉!」在展出的作品中,黃進曦被畫成貓(應該會抗議吧),劉學成則是眼鏡貓,香蘭自己是一隻唐狗。問為何會以動物為畫家造型,香蘭解釋:「都係想儘量籌多點錢!唉如果我畫我們三個,有誰會想買呢?但貓狗人人都愛,應該更易有人想把這些畫帶回家。」李香蘭講時是打趣,但說來既心酸又動人。她和劉學成是同一日生日的,也許她把「替劉學成籌手術費」當成自己的事,甚至比自己的事更重要。「你問問人,我從來沒有畫過這麼乾淨的畫,從來沒有裝裱到這麼整齊。都是想多些人買,籌多點錢。」

對於許多人的熱心支持,低調羞赥的劉學成表示「感到不好意思」;許多人問,能否直接捐錢給他,劉學成表示仍然希望大家以購入他的作品、藏品的方式來進行,「我有收入,你有收藏。」目前賣出的藏品多為文房清玩,水注茶碗,新舊巧硯,古舊單據等。他出售藏品,不少藏家來查詢,劉學成有點應付不來,一度想不如靠自己積蓄好了(眾死諫:手術後休養期可能沒收入啊)。看來,遇到緊急情況,藝術家要堅持自強,除了友人、創作、空間的支援,還需要行政管理上的協助呢。

合舍的王天仁估計,目前展覽作品已售出一半左右,估計埋單可籌到劉學成手術費的1/3。是次「視乎」展覽的作品,由百多元到萬多元都有,真可謂豐儉由人,很適合收藏者入門。王天仁說,合舍搞了年半,他覺得「這裡不是主力賣藝術品,而是賣『人情』。」人情,AKA人間有情。「人們喜歡那些能夠觸動他們的展覽內容,他們來是因為覺得在參與一件事。」那麼,「視乎」的參與形式應該是,透過藝術與友情,人們參與了對藝術家劉學成的身體與生命,其價值與尊嚴的守護。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