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Local Art News: 緊扣歷史 博大文化——名筆論語(周凡夫)– 星島日報 (10-9-2018)
11/09/2018

  如果說香港中樂團在香港經貿辦支持下的新加坡重訪是一次「大大大成功」的演出,那可真的是一點誇張都沒有。

  這場於九月一日晚上在新加坡旗艦場館濱海藝術中心(Esplanade-Theatres on the Bay)音樂廳舉行的《劉邦.項羽.兵馬俑》音樂會的一千六百多張門票,包括在舞台上一般都不售票的合唱座席,早於音樂會前十天(八月二十一日)已全部售罄!馬來西亞更有不少人專程開車四、五個小時到來。當晚作為音樂會主題的四首樂曲,都能贏得無比熱烈的掌聲外,加奏兩首樂曲後,全場觀眾更沒有人有離場之意,作為指揮的閻惠昌多次返場後,只能示意太晚了,大家要睡覺了,便拉着樂團首席張重雪退場將音樂會結束!但當晚散場後的簽名會活動,長長的人龍卻排了百多二百人,簽名會結束已是音樂會散場一個小時後了!

  香港中樂團這些年來在世界各地巡演,都能贏得較香港更熱烈的掌聲,這自然可理解是「物離鄉貴」的效應。特別是在華人佔了超過七成四的新加坡,當晚的觀眾雖然也有白人、馬拉人,但主要仍是華人,從加奏的《廣東小調聯奏》,能贏得觀眾異常的反應,見出這種效應是存在的,但就演出後從各方充滿興奮情緒的即時感受反饋,卻可以歸納為兩個重要因素。

  其一是大多數人都能見得到的,那就是「香港中樂團是一個技術超級的王者樂團」,這亦是散場後說出這句評語的當地一位樂界前輩很早便訂了門票的原因,相信亦是當晚不少入場者入場所期待的,而樂團臨場表現亦未有讓大家失望。另一卻是現今大多數人都已忘記了,那就是能成為「王者樂團」,非僅在於「技術超級」,更重要的是以出色的技術作工具,藉由音樂作媒體,將中國蘊藉深厚的文化所包含的博大精深力量,化成強大的感染力,誘發出觀眾強烈的共鳴!

  這套節目用作為熱身的開場曲,彭修文的幻想曲《秦.兵馬俑》,樂曲從無比微弱的聲音開始,自遠而近,迅即金鼓齊鳴,吹打喧天,以爆發性音響描畫出《軍整肅,封禪遨遊幾時休》的強大場景,出場時樂團整齊鼎盛的強大陣容景象仍歷歷在目,也就交接到音樂中去,樂團亦恍如是無堅不摧的王者之軍!但接上的第二段《春閨夢,征人思歸相思苦》,卻是能打進心坎裏,讓人潸然淚下的音樂,在一聲輕敲的悶鑼後,帶入最後一段《大纛懸,關山萬里共雪寒》,第一段音樂的氣氛變得更為嚴峻及更為悲壯,由此營造出大高潮的強烈情緒和強大音響,那可是通過兵馬俑來展示始皇統一六國的豐功偉業,並由此反思戰爭的禍害。

  接着結束上半場的琵琶與樂隊《霸王卸甲》(關迺忠編曲),和開始下半場的《十面埋伏》,寫的都是結束秦王朝,並由此建立漢家基業的「楚漢相爭」的歷史,但卻分別從項羽和劉邦兩個似乎是落敗者和勝利者的不同角度去描述。實質上,這兩首琵琶名曲的同場演出,正好再度讓人反思在戰爭中的勝與敗,都可有不同看法。前曲由張瑩擔任琵琶獨奏,後曲原是多年前為馬友友與香港中樂團合作「度身訂造」,用大提琴,加上結他、琵琶和笙,以四件中、西樂器與中樂團合作的作品,這次改用環保革胡和大阮,由周熙杰編配的「純」民族樂器版本,擔任獨奏的是董曉露、張瑩、陳奕濰和馮彥霖,此一版本當晚是世界首演,聽來色彩更為統一,四位獨奏樂師各有發揮,樂曲末段全體樂師發出吶喊之聲助威,營造十面埋伏的氣氛,亦很有效果。  

  作為音樂會壓軸曲的《唐響》,則是香港作曲家伍卓賢創作,為前年新樂季揭幕音樂會創作的重點樂曲,從《月兒高》的旋律片段變奏的《夢》開始,進入加入了西方爵士樂元素及古曲手法,描述唐代盛世繁華景象的第二段《盛》;第三段以琵琶獨奏帶出結合不同音樂元素的樂舞場面,並由此推向簡短的第四段《同》,由各樂師哼鳴唱出《月兒高》的古韻旋律,最後並加入觀眾同唱,由此寓意人類社會走向世界大同,這與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終章的《歡樂頌》的意象和陳義相同,但將觀眾亦「拉進」音樂中去的設計,「大同」之意更為鮮明外,同時亦增添了和現場觀眾互動的元素,將觀眾情緒帶上高潮來將這套節目結束。

  由此不難見到,這套節目的四首樂曲的內容緊密互相呼應,曲曲相扣,將中國歷史上的秦、漢、唐三個盛世朝代化成音樂,四首樂曲便恍如一部展示中國盛世的大型交響曲的四個樂章,壓軸的《唐響》,既是現代人穿越時空、想像力爆發的音樂,是對前面以戰爭為題的三首樂曲的回應,與帶有明顯反戰訊息的開場曲《秦.兵馬俑》的前後呼應,以世界大同的理想來終結整套緊扣着歷史的節目。

  一位從檳城乘坐了一個半小時來聽音樂會的資深樂迷黃先生,在演出後極興奮地說,這套節目讓他印象難忘,他更特別指出,香港中樂團系列性的環保胡琴,大大改變了民族樂團的聲音,整個胡琴組聽起來就是一個樂器的聲音一樣。環保胡琴確是香港中樂團能以音樂打動各地聽眾心靈的另一重要工具,是讓樂團如虎添翼,打造成為「技術超級」的「王者樂團」另一重要因素,然而更重要的是這種有如王者般的聲音,讓這套緊扣着中國輝煌歷史題材的節目所包含的深厚中國文化,發揮出博大精深,讓人感到震撼的能量。

  香港中樂團這次四年後的重訪新加坡的「大大大成功」,第三個「大」便是來自對聽眾欣賞心態的充分掌握。在四首富有張力感和博大文化感的樂曲後,加奏的《廣東小調聯奏》,採用的是廣東的傳統小曲,富有活潑生氣,諧趣靈巧,中段盧偉良(短筒)和馬瑋謙(長筒)的喉管二重奏,輕鬆鬼馬,更是討好,這種強大反差的曲目對比,便會為觀眾帶來有如是一張緊弓突然完全放鬆般的快感。另一方面,壓軸樂曲《唐響》曲終前邀請觀眾加入和唱的互動設計,和第二首加奏樂曲顧嘉煇的《射鵰英雄傳》,觀眾在指揮閻惠昌帶領下,亦以「呼」、「嚇」的助喊聲音,在演奏時和樂團互動,這都讓觀眾大大提升參與感與情緒的興奮度而印象難忘,由此得以成就這一場以音樂將香港和新加坡兩地溝通起來的「大大大成功」的音樂會!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