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Local Art News: 「書」本「藝術」 雅俗共賞的藝術書收藏 - 明報 (25-7-2018)
27/07/2018

有人說,香港是個「文化沙漠」,藝術文學曲高和寡,只屬少數人孤芳自賞的玩意。有外國書店卻反其道而行,日前進駐香港,希望推動藝術書籍普及化。時至今日,實體書仍有不少愛好者。精心設計的封面,內頁印刷細緻;文字以外,一本本書更像美輪美奐的藝術品,收藏不少藝術書的Taschen品牌及零售經理何國禧說:「收藏藝術書,就是收藏藝術的入門。」

踏足位處中環大館的TASCHEN書店,頓時感覺到一陣藝術氛圍。以紅色為主調的店舖,佔地共一千三百平方呎,擺放藝術、設計、攝影等多個範疇書籍。對藝術書愛好者而言,這德國藝術書出版商理應毫不陌生。這是TASCHEN在亞洲開設的首間分店,剛於月初正式開幕。

正門放眼望去,一本巨型的藍色圖書煞是搶眼。這是品牌獨創的「SUMO」收藏家系列(SUMO-sized Collector’s Editions)。以眼前這本David Hockney:A Bigger Book為例:全書近五百頁,收錄英國畫家David Hockney六十年來的作品。書的長闊分別為70厘米和50厘米,龐大體積絕非虛有其表,訪問當日,要合兩人之力,才能將這本重量達三十五公斤的書本拿起拍照。要把這限量九千本的珍藏收歸己有,盛惠港幣22,500元。

家中接近二百本藝術書收藏

不過,品牌亦致力推動藝術大眾化,讓書籍變得雅俗共賞。「這裏很多藝術書,平至幾百塊便有交易,大多數人絕對負擔得到。」TASCHEN品牌及零售經理何國禧(Frankie)這樣說。

三十二歲的他,本身是個藝術書收藏家,家中有接近二百本收藏。他說,自己對藝術書的啟蒙,是在大學時期。於香港理工大學修讀時裝零售的他,因為課堂關係,開始接觸各類型的時裝雜誌和書籍。在社交平台還沒普及的年代,這是了解外國潮流、行業動態的最好方法。

2006年暑假,大學二年級的他買了人生第一本TASCHEN書。訪問當日,他帶來這本對他意義甚大的Fashion Now,裏面轉載多位時裝攝影師作品,以及時尚名人獨家訪問、天橋騷花絮等等豐富內容,沒想到售價卻只需港幣一百元。「當時是TASCHEN二十五周年,整個系列推出很多書籍,有Art Now、Fashion Now,讓學生都能夠負擔得起。」事隔多年,他依然記憶猶新。畢業後,Frankie沒有投身時裝行業,反而去了Page One書店應徵。這份工作,讓他從此跟藝術書結下不解之緣。

回想當初,他笑言原因很直接:「我還記得銅鑼灣的Page One,以前在(時代廣場)食通天樓下幾層。那時候覺得很有型,很多設計師、潮人都會去逛Page One,你在那裏買書,就等同有品味的象徵和表現。自己也潛移默化,開始對藝術書這類刊物感興趣。」

每天生活在茫茫書海之中,他也耳濡目染,變成不折不扣的書迷。芸芸書本當中,他尤其喜歡攝影、時裝兩類書籍。他說,投身社會工作後,經濟能力比較負擔得來,每月平均會拿薪水二至三成來買書,說的是幾千元。最高峰他試過一個月買二十本書,然而這些年來買回家的書,他大概有三分一還未閱讀過。

除了文字,他亦喜歡藝術書的精美設計和印刷。但令他着迷的,少不了跟這些書本的「邂逅」故事。曾於Louis Vuitton工作五年的他,某次在北京工作認識古巴籍插畫家Ruben Toledo,他還親筆在100 Postcards for Louis Vuitton Cityguide的盒內畫上Frankie跟太太的肖像,為這本書多添一層特別意義。

用手感受 書本如藝術品

工作帶給Frankie的,不但是接觸藝術書的機會,更讓他結識志同道合的朋友。八十後的張靜嫻(Felicia)跟他是LV舊同事,兩位都是愛書之人。

從早期喜歡德國街頭藝術的書籍,到近年以收藏設計與別不同的詩歌集為主,不變的是,Felicia喜歡透過書本尋找靈感。

「英文詩歌是很具創意性的文學類別,我覺得很有趣,自己收藏First Edition(初版)比較多。詩集書很特別,排列方法不同已經很影響看出來的美感。」Felicia這樣解釋。

她將書本視作藝術品去欣賞,紙質優劣、印刷技術是否仔細,她一拿上手便心中有數。像TASCHEN出版的日本浮世繪書籍,她尤其印象深刻:「你可以用手感受一下,摸下去感覺很光滑,不會棘手。要呈現出浮世繪的獨特質感並不容易。一個德國出版商,對別的國家的文化注意得那麼仔細,這點我很欣賞。」

另一方面,Felicia同樣心儀外國兒童繪本。要數她的得意珍藏,非幾本Antoine Guilloppé的圖畫書莫屬。激光切割技術的書本,本來是兒童書,在她手中卻變成珍貴的藝術品。記者打趣道,她對激光切割技術的書本果然情有獨鍾,她渴望到手的「dream book」、Olafur Eliasson的The House都是運用相同技術製作而成。;而曾三度獲得「世界最美麗書籍」金獎的荷蘭設計師Irma Boom也是Felicia的心頭好,她的作品本身就像藝術品一樣,但幾近可遇不可求。

問她收藏書籍有什麼心得,她想了一會便認真地說,首先自己的書不會外借;將來有時間的話,她又想為家中四百本珍藏製作「Ex Libris(藏書票)」,例如能按作者、題材等順序排列,到時要找想看的書就方便得多。

與其說他們的家像圖書館,不如更精準地比喻為藝術館更貼切。對愛書之人而言,實體書猶如一件件藝術品,值得一再收藏欣賞,那種感覺絕非筆墨所能形容。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