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Local Art News: 【藝述】紐約古根漢中港藝術家聯展 策展人:為明日世界帶來啟示 - 香港01 (09-04-2018)
09/04/2018

中國藝術家再度於世界級當代藝術殿堂登場。「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的第三個,亦即最後一個展覧──《單手拍掌》(One Hand Clapping)將於5月假紐約古根漢美術館舉行,展出中國大陸藝術家曹斐、段建宇和林一林以及香港藝術家黃炳和楊嘉輝的全新作品。

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於2013年開始,是一個研究、策劃和藏品建設項目,委任大中華地區藝術家創作全新作品,希望提供園地令藝術家撇除市場等外在因素,以作品表達想法。《單手拍掌》探索人類與未來間的變化關係。從虛擬現實(VR)技術到布面油畫,涵蓋嶄新和傳統創作媒介,藝術家憑藉作品挑戰全球化、同質化和技術化的未來。

我們早前訪問了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副策展人翁笑雨,談談是次展覽背後的理念。

「何鴻毅家族基金中國藝術計劃」委託藝術家創作全新作品,有必要確立主題。翁笑雨表示在策展初期首先考慮到作品之間如何溝通的問題,有提供關鍵詞的初步想法,在2016年進行的前次展覽《故事新編》(Tales of Our Time)中已經應用:「給予藝術家創作框架,或大方向上的立足點。」15個關鍵詞是根據策展人訪問藝術家工作室、跟藝術家傾談及研究藝術家舊作之考察收獲來確立。「都是呼應藝術家當下進行的工作,不會強迫他們改變自身美學追求和思想方向來迎合。」《單手拍掌》並無台灣藝術家參與。儘管一個推廣「大中華圈」藝術家的聯展,如此會顯得有點「政治不正確」,翁笑雨強調策展人並無文化責任去負擔沉重的政治包袱,也不認同將來自兩岸四地的藝術家集結起來就令人滿意。「我們參觀了不少台灣藝術家工作室,只是沒有遇上適合是次聯展的人選而已。」

翁笑雨指以上關鍵詞包含的事物和意義很廣闊,沒有太明確的指向限制觀眾思考空間,最重要是令作品彼此連繫。「這些詞語或多或少形容了我們當下現實生活的情況,」翁笑雨表明這不是一個直接同科技、科幻或未來有關的展覽,而是現代人如何跟這些概念和意象互動,關係發生變化:「固然放眼未來,也敘述過去和歷史。」

命名《單手拍掌》則在關鍵詞塵埃落定、藝術家開始構思作品提案後很久才決定,乍聽下有種超現實玩味,令人不禁疑惑「得一隻手掌又點拍得響?」翁笑雨希望標題能貫穿所有作品,又不會顯得太過嚴肅拘謹。廣東歌樂迷或記得林子祥在1994年推出的專集《單手拍掌》及同名單曲。這首失戀情歌由林振強填詞,以此短語借喻跟前度分手後強顏歡笑表面樂觀的虛假心態。

多重意義的「單手拍掌」

「『單手拍掌』的意思可從好多層面去理解。」翁笑雨指追本溯源,它語出唐代的禪宗公案:「吾人知悉二掌相擊之聲,然則獨手拍之音又何若?」公案多是小故事形式的禪宗謎題,有其玄妙邏輯推演,甚至無標準答案,多用作挑戰理性思維限制,助修禪者達至開悟境界。「聽來感覺荒唐,一時間無法解通,」「更有趣的是很多亞洲人不知道它本來出處,卻一度在西方文化非常流行。」她指「單手拍掌」在嬉皮士和新紀元運動中演變成「陳腔濫調」(cliché),過度頻繁使用以至喪失其佛學原意和公案辯證內涵。

二戰後美國興起「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文學運動是令此短語盛行的功臣。「垮掉派」拒絕時下主流話語權,探索東方宗教,反對物質主義。文學家積極於生活中試驗迷幻藥和實踐性解放,為後現代主義文學重要分支,開「次文化」之濫觴。四處流浪又不羈放縱愛自由的潦倒作家經常在作品中引用「單手拍掌」,著名例子有《麥田捕手》作者沙林傑(J. D. Salinger)短篇小說集《九故事》(1953)的卷首引言。「人們繼續以它為樂隊、唱片專輯、電影和電視節目等命名。」

全球化下中國藝術家的潛力和價值

「單手拍掌」於不同文化語境中不斷被翻譯而變得面目全非,偏離禪宗起源,屬社會學概念「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例子。連林子祥歌曲亦是「出口轉內銷」般挪用西方文化翻譯版本而不是對其亞洲根源作探究。「『單手拍掌』成爲跨文化過程中的有趣隱喻,其意義和想像被引用、誤讀、編造、解構和傳播,並在全球化世界中被不斷重述。」她總結說。

將來自他鄉的藝術展示給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看,解讀必然有異。作品意義是經過持續的談判和辯論而產生,翁笑雨對這彷如「雞同鴨講」的情況深感有趣,諸種觀念誤讀並非無價值,說:「這是我們的文化變得豐富多采的過程。」「單手拍掌」的意象同時令人聯想到「獨處」以及藝術家用個人觀點挑戰主流話語、刻板印象和傳統權力結構的獨特能力。

資訊空前地暢通自由的全球化當下,不只人類的文化認同,就連當代藝術也是複雜而充滿爭議的全球性現象。各種藝術文化在頻繁的碰撞交流中融合創新,其起源、本真(authenticity)和歸屬變得日益模糊和難以標籤。翁笑雨指新世代年輕藝術家和策展人正不斷摸索新方法去推廣中國當代藝術,懷着樂觀期盼,「我們這代人成長以來便受到來自四方八面的影響,也對這種全球性影響感興趣。」她認為中國藝術家和工作者不應再自居、亦不應遭人「物化」或視之為刻板落後的「某種東方存在」(some sort of oriental beings);而是才華抱負兼備、能為世界帶來具啟發力量之新文化、新思想和新知識的個體:「積極地創造出實用且具意義的新事物,貢獻全球社群。」

#藝術時事新聞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