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International Art News: 【胡潤藝術榜】四幅作品賣過億、力壓曾梵志 四年居榜首的藝術家 - 香港01 (10-04-2018)
10/04/2018

由曾擔任記者和會計師的胡潤(Rupert Hoogewerf)創辦的胡潤榜,已從最初的中國百富榜,擴展至全球榜、印度榜以致藝術榜等等。中國百富榜根據中國富豪的財富排名,而胡潤藝術榜則是一份中國藝術家的排行榜,依據在世中國藝術家過去一年在公開拍賣市場的成交總額制定,數據取自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Art Market Monitor of ARTRON, AMMA)。最新一期的胡潤藝術榜顯示,連續十一年上榜的知名藝術家曾梵志,今年以1.9億元的身價,連續四年排名第二。

藝術榜不僅統計了藝術家作品在拍賣市場的表現,也總結了藝術家出生地、現居地、畢業院校等數據。這些數據看似枯燥無味,但若能從中看出門道,對於投資收藏藝術品是大有益處,不過當中有多少水分,自然也是要多加留意。

是誰擊敗了曾梵志

今年54歲的曾梵志,是當今國際藝壇最炙手可熱的中國藝術家之一,其「面具」系列最具代表性,而這個系列中的《最後的晚餐》,將中國社會議題放入達文西同名經典巨作中,作重新演繹。該作品在2013年蘇富比40週年晚間拍賣中以1.8044億港元的成交價,刷新了當時亞洲當代藝術的拍賣記錄,轟動一時——儘管蘇富比在拍前已給出了8000萬港元這樣的預估價,但最終成交價仍比估價高出了一倍有餘。僅僅兩個月後,其另一幅作品《協和醫院系列之三》又在佳士得拍出1.1324億港元的賣價。那一年,一共有100多幅曾梵志作品出現在市場,成交率達82%。曾梵志作品的全球代理權現屬國際知名畫廊豪瑟沃斯(HAUSER & WIRTH),這家畫廊的亞洲首個展覽空間近期剛在H Queen’s開幕。曾梵志去年拍價最高的作品,是1996年創作的《面具系列 1996 No. 6》,在保利香港以9357萬元拍出。

雖然曾梵志作品在2017年的拍賣總成交額比2016增長了35%,但還是「輸」給了另一位藝術家。曾梵志作品成交總額曾在2014年一度登頂胡潤藝術榜,但此後幾年均「屈居」第二,那麼,究竟是哪位藝術家令曾梵志連續幾年都居於第二?他的名字叫崔如琢。

曾梵志以油畫出名,而崔如琢則是傳統水墨書畫家,2002年進入中國拍賣市場,2015年首次登上藝術榜幫手,此後至今連續三年蟬連榜首,其2017年作品《指墨山水十二條屏鏡心》去年以2.4億元通過北京保利拍出,成為去年中國在世藝術家最高價拍品——這個價格比他前年最高價的《飛雪伴春鏡心》(2.6億元於香港保利拍出)略低了一些。在去年前十名在世中國藝術家最高價拍賣藝術品中,崔如琢就佔了6幅,其中4幅賣價過億,這也使得其作品在去年的拍賣成交總額達到10.3億,為歷年之最(2016年總額為8.2億)。崔如琢的作品值不值這些價錢,藝術市場的事(尤其是中國的藝術市場),真的是見仁見智,但他對自己就相當有信心,曾向記者表示自己作品的賣價「一定要超過畢加索」,他還有個夢想:「在八十歲以前,使作品在國際市場上超越西方所有的藝術大師,包括畢加索、梵高、達利等。這不是我個人的夢,而是民族的夢。」崔如琢巧妙地將個人作品拍賣價與中國藝術話語權捆綁,但連這個說法都有兩個版本,一說是「75歲以前」,一說是「80歲以前」,而崔如琢今年已經74歲。

2016年信報訪問他,他也說過這樣的話:「差不多了,目前全世界活着的藝術家中,只有我的作品破億。」不過對於同樣有作品拍價過億的曾梵志,他卻形容是「西方人的炒作」。

過億畫家的上位之路

這位屢屢拍價過億的藝術家,究竟是如何上位的?崔如琢出生於北京,沒有受過院校的系統美術訓練,據說是國畫大師李苦禪的弟子,曾在中國中央工藝美院(現為清華美院)任教,1981年辭職移民美國多年,1992年後在港定居9年,之後回國。2010年,崔如琢全年拍賣總額為2653.28萬元,當年共有近200件崔如琢作品上拍,而2011年其《盛事荷風》在香港佳士得秋拍以1.01億元拍出(資料顯示由大陸企業家虞松波購得),成為其轉捩點。有人查閱過崔如琢在拍賣市場崛起的2011年到2014年的拍賣記錄,流拍率高達40%以上,2014年的流拍率更高達60%,如此高的流拍率相當不尋常,難免令人質疑其高價拍品乃是炒作。

再看看這位過億藝術家的簡歷。簡歷顯示,他留美期間曾擔任紐約杜威大學的客席藝術教授,1984年獲該校藝術博士學位。杜威大學是什麼大學?搜尋「杜威大學」,網上找不到資料;搜尋「Dewey University」,找到一個非英文網站。蘇富比拍賣行網站資料顯示,他是在「 Dewey College in New York」獲得博士學位,搜尋「Dewey College」,找到的是一家在加拿大的大學,這家大學的FB page總共有200多個讚好。

把崔如琢的拍價推到這個高位的「幕後玩家」,是大陸一家叫「觀唐文化」的公司,該公司去年5月在中國「新三板」(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掛牌。有傳媒查閱這家公司的公開資料,該公司2015年通過藝術品買賣所獲佔其總收入91.02%,其中買賣崔如琢作品獲利2億,花4306萬元購買,再以2.4億元賣出。

香港也有一家叫「恆凱藝術(Lotus Arts Group)」的公司代理崔如琢作品,該公司為「恆生集團」旗下的藝術管理公司,而創辦於1987年的恆生集團與恆生銀行沒有半點關係。恆生集團的官網對其集團英文有兩種寫法,一是「Hang Seng」,和恆生銀行的英文名一樣;一是「Hnegsheng」,即「恆生」的普通話拼音。

據說日本人也在日本伊豆為崔如琢建了美術館,這家美術館的確能找到。但美術館背後的「日本陽光財團」卻沒有相關的中文資料,據說該財團共收藏100多幅崔如琢作品,包括2014年以1.298億港元從保利香港拍賣會購得的《百開團扇》,及2016年以3.068億港元從保利香港拍賣會購得的《飛雪伴春》。館長關口勝利(日本陽光財團法人)和副館長對中如雲據說都是「國際知名漢學家」,但找不到中文資料。網上有一篇以「對中如雲」名義發表的中文文章,盛讚崔如琢是「世界級的美學巨人」。

除了日本的美術館,南華早報2014年的一篇報道指,一名香港投資人想在渣甸山為崔如琢建一座私人博物館,投資額達6億港幣,預計兩年內開張。當時崔如琢甚至表示投資人已經在渣甸山取得一個物業,可兩年後過去了,這座私人博物館依然毫無蹤影。雖然崔如琢的作品拍價如此之高,但2014年卻發生作品被當作垃圾丟棄屯門堆填區的事故,那幅被丟棄的作品《山色蒼茫釀雪天》 當時剛剛在保利香港春拍以2975萬港元賣出。

至於崔如琢的藝術造詣,有一個評價也許尚算公道:「創新不足,堅守有餘,筆墨極好,題材單一」。

#藝術時事新聞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