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西九故宮】林鄭及西九董事局 至今未能解釋的六大疑點–立場新聞 (2017-01-04)
05/01/2017

身兼西九管理局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上月底突公佈將在西九文化區內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由馬會捐贈建造資金,做法備受外界質疑。林鄭將與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行政總裁栢志高等人,本周五出席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特別會議,回應議員提問。

 

西九管理局曾於12月31日凌晨曾發表聲明,回應外界質疑,但事件中尚有多項疑點未解。

 

1. 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為何未經諮詢?

 

西九文化區網站「發展方案」一項,特別強調公眾參與,並寫道:「西九文化區屬於所有香港市民,必須迎合廣大公眾的需要和期望。」《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列明,西九管理局須就發展或營運文化設施「在該局認為適當的時間,藉該局認為適當的方式,諮詢公眾」。

 

項目公佈後,被傳媒追問為何事前完全無諮詢,林鄭月娥直認是為了避免反對意見造成尷尬局面:「要得到相關機構批准,好難作公眾諮詢,因涉及中央、有關部委、國家文化部、故宮博物院……如果走呢啲(諮詢)程序,是旦有一個方面話唔同意,就會產生非常尷尬嘅局面。」

 

前西九管理局行政總裁連納智認為,今次未諮詢就拍板興建故宮博物館的做法,與過往完全不同,強調前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和林瑞麟擔任管理局主席時,一向緊跟西九條例要求做公眾諮詢,質疑今次故宮博物館未做足法定要求。

 

管理局的聲明回應此質疑時,未有直接回應有關《條例》第19條的諮詢規定,反稱將原定興建大型表演場地的地段,部份改為興建故宮博物館,屬原有發展圖則內的「經常准許用途」,改動毋須再經城規會許可及相關諮詢。

 

公開聲明未有回應《條例》要求,但卻有消息人士向傳媒放風當作回應。《明報》報道引消息指,《條例》中列明諮詢應在「適當時間」進行,與北京故宮博物院簽備忘錄前,可視為並非「適當」時間;另一方面,管理局將於本週五在立法會上提出,就博物館的設計、教育環節,以及展品,如是否只借用一級文物等方向作諮詢。

 

然而,按此說法,興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決定,依然是迴避諮詢程序,外界無從置啄,是否符合條例規定,仍是疑問。

 

2. 博物館設計為何未經公開招標?

 

過往,西九文化區多項大型建築,包括:M+ 博物館、戲曲中心,甚至最近已落成啟用的 M+ 展亭,建築設計均透過公開徵集,再選定最終方案。今次故宮文化博物館「欽點」建築師,可謂西九文化區前所未有的處理手法。

 

林鄭公佈興建故宮博物館時,同時公佈已委託本地建築師嚴迅奇負責設計,引起未作公開招標的質疑。獲「欽點」的建築師嚴迅奇,旗下公司「許李嚴建築師事務」同時負責東九文化中心項目,不禁令人質疑嚴迅奇包攬政府兩大「文化地標」的建設,是否涉及利益輸送。

 

管理局的聲明回應這一點稱,嚴迅奇了解西九文化區的願景,其國際級博物館設計和建築專業知識獲廣泛認同,加上其人醉心中華文化,貢獻獲業界認同,因此直接委任嚴是合適安排。

 

但博物館設計無經公開招標或比賽,受到部分建築師團體質疑。連納智也稱,對於港府直接委嚴迅奇的做法亦感到奇怪,因世界各地的知名博物館即使不是政府出資,普遍都會透過公開招標或比賽去挑選合適設計。

 

3. 大型表演場地是否為故宮「讓路」?獨立顧問報告可否公開?

 

林鄭月娥於去年七月,首度公開稱正檢視西九大型表演場地及展覽中心的發展,董事會於九月拍板放棄大型表演場地,改變地段用途。

 

故宮博物館項目公佈後,外界質疑大型表演場地是因要讓路予故宮博物館才被犧牲,管理局聲明否認,強調局方聘請了獨立顧問檢討,是根據顧問報告決定不再興建大型表演場地,有關決定是考慮過「商業可行性及市場環境因素」,如附近將有啟德體育園主場館(50,000個座位)及香港體育館(12,500個座位)等因素後作出。

 

然而據林鄭近日披露,故官博物館計劃早於2015年底已洽談,管理局聲明未有交代,管理局是否在得悉故宮博物館計劃後,才聘請顧問作有關研究?

 

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認為,局方應將這份報告公諸於眾。

 

4. 是否違反西九文化區規劃原意?

 

著名本地策展人、中大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早前批評,西九文化區是整體計劃,新館臨時加入,與其他原有規劃的博物館分工未明,「今日擺舊A,聽日放B,會破壞西九完整構思……一個花費巨大、經過多年諮詢始成形的計劃,原來可以是這麼兒戲,突然間拿掉個大表演場地、突然間又加個新館。」

 

何慶基強調:「如斯大型的文化項目,必然有套因應本土文化需要和發展潛能的完整宏觀理念,加入新元素必然對其整體形象以至發展思維有巨大影響。」

 

而連納智則指,故宮博物館與西九整個規劃的原意不符,香港已有其他博物館展出歷史文物,西九文化區理應(was meant to be)更聚焦當代藝術,及提供不同表演場地,但現在這個方向改變了,卻未有任何解釋。

 

管理局的聲明不點名回應上述意見,指管理局的其中一項職能為「促進並加強中國內地、香港與任何其他地方之間的文化交流及合作」,故宮博物館符合有關目的,亦與西九其他設施「極其配合」。

 

5. 故宮博物館公司職權為何?一旦超支由誰包底?

 

林鄭宣佈在西九設立故宮文化博物館時,指西九管理局將成立其全資擁有的附屬公司,負責新館的興建,以及落成後的管理及營運,而建築及籌備費用則由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贈 35億。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質疑,政府未交代該附屬公司的實權、運作是否受《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約束?博物館的日常行政、文物保險、收支預算等,由哪一方負責?一旦博物館工程超支,由哪一方「包底」?屆時會否要求立法會通過撥款,由納稅人的公帑支付?

 

6. 民政事務局的角色?

 

管理局的聲明披露,林鄭曾聯同民政事務局的「高層官員」,兩度向西九管理局成員進行「詳盡的項目簡介」,但未交代具體時間點。

「高層官員」是甚麼層級的官員,是否包括局長劉江華?「詳盡簡介」是否在九月會議前舉行,是否有意促成董事局成員放棄大型表演場地的決定?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