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專題籽】文字廉價 音樂雜誌之死 – 蘋果日報 (2015-08-11)
11/08/2015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special/art/20150811/19250332

E03 | 文化

【專題籽:音樂入魂】家駒早說過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回到今天,畢明大呼香港「都冇娛樂圈!」難怪這樣的地方,根本養活不了電影,養活不了音樂。近來紙媒一張又一張消失,更不要說一本只談音樂的雜誌能屹立不倒,近十年音樂雜誌早已成為集體回憶。玩音樂好窮,文字好廉價;今天樂迷、音樂雜誌出版人、專欄作者回首那一頁頁的音樂符號,即使稍作停留,依然餘音綿長。

林阿P:毒L的精神糧食

《You Don't Wanna Be My Girlfriend, Phoebe》是My Little Airport的歌曲,歌名跟歌詞一樣,曾被蘇格蘭indie-pop樂隊BMX Bandits在2008年翻唱;有趣的是這隊八十年代中成立的獨立樂隊,正正是My Little Airport成員阿P中學時期透過《MCB音樂殖民地》(下稱MCB)而認識、也最影響他音樂風格的樂隊,「BMX Bandits風格好低B搞笑,製作又衰衰哋,嗰時先知原來音樂可以玩到咁都得。」中學讀男校,自言沒甚麼人生樂趣的他,大概沒想到這本唯一能排解他少男鬱悶的音樂雜誌,從此為他種下一段段音樂緣,他笑說每次見到袁智聰都肅然起敬,「最記得當年佢喺『編者的話』抒發自己搞雜誌嘅困難,每次都feel到佢好崩潰,到後期越睇越sad。」

專欄似日記

感覺親切

雜誌介紹的音樂種類何其多,不同專欄作者各有所長,有如潘朵拉的盒子,阿P從雜誌認識Krautrock(六七十年代德國迷幻音樂)、Shoegaze(九十年代英國文青的結他噪音氛圍音樂)、Dark Wave(哥德式黑暗音樂)等各類音樂發展史,「一開始係去圖書館睇書,慢慢發現唔買唔得,每次睇足兩三日,出版嗰個星期人會開心啲。」他說每逢年尾,雜誌會有40張唱片總結,一發現自己錯過了便立刻找回來聽,「有part書都幾有趣,係獨立樂隊成員嘅自我介紹,講自己鍾意乜電影乜食物,印象最深刻有隊band叫『死魚與小狗狗』,我後來仲認識埋其中一個成員;仲有,當年其中一個專欄作者AMK關勁松,會寫好多自己嘅逸事,好似寫日記,感覺好親切。」我問如果現在有一本音樂雜誌,你最想設立甚麼欄目?「交友欄目,因為以前有一part書會刊登讀者自選最喜愛嘅十張唱片,當你見到有人同你鍾意差唔多一樣嘅嘢,你會好想認識佢。」無論玩音樂、聽音樂,都是一種音符與靈魂的交流,趣味相投卻遙不可及,或許這就是那年代的浪漫。

袁智聰:緣份到再翻看

今日行過報紙檔,想找一本純音樂雜誌,我想只能時光倒流到七八十年代,那時無論香港抑或全世界的音樂氣候都進步,連帶音樂媒體都蓬勃,年輕人自然能夠從字裏行間吸收音樂養份。在八十年代初已經投稿《Music Bus》的袁智聰說:「最初一定係睇《新時代》等等偶像雜誌,容易入口,後來偶然買咗《搖擺雙週》,睇到全本書只有一隊樂隊New Order我係認識嘅,然後睇到有啲音樂評論,主題同用詞既陌生又古怪,會講好多非主流專題,有時介紹一啲唱片封面又奇奇怪怪,你知青少年好奇,衝擊好大,譬如話如果你聽Beyond已經覺得有好大衝擊,咁當時係有好多隊Beyond衝擊緊你,令到我想認識同挑戰更多非主流媒體唔會介紹嘅樂隊。」

那時候他也在《年青人周報》、《助聽器》發表文章,特色是以大量樂隊資料為重點,甚少個人主觀感受,讓讀者能從客觀角度認識和尋找屬於自己類型的音樂;而《助聽器》是他看得最津津樂道的雜誌之一,「有幾個作者一齊做一個封面專題,例如以『歐洲工業音樂』、『回歸童年Dream Pop』等等大專題嚟寫,對我後來搞雜誌影響深遠,覺得應該要有呢類精采而有系統嘅文章,讀者先會有所得着。」後來的故事發展,就是才二十歲出頭的他,嘗試經營一本屬於自己的音樂雜誌,適逢九十年代依然是一個黃金時代,「1994年創辦《MCB》,1996年已經開始上軌道,可以回本,又有好多side project,成個音樂市道可以話係最好,嗰陣時又未有非法下載,又係黃金年代,美國Alternative Rock、Britpop最流行,香港唱片公司亦比較互動,獨立同主流距離好相近。」

網站結業

文章消失

不計免費雜誌的話,《MCB》一定是最後一本在書報攤上買到的音樂雜誌,想一想,作為樂迷,當行街在報攤看到一個關於Thom Yorke的中文標題封面,你說是一件多震撼的事情?可惜,近年唱片工業低迷,所衍生的雜誌工業只能轉移到網上虛擬平台,《MCB》在2004年光榮休刊,袁老總這些年不斷遊走實體與網絡媒體之間繼續寫作,「我曾經訪問過一個樂手Robert Wyatt,然後寫了一篇我個人非常滿意嘅作品,但後來嗰個網站執笠,我啲file又唔見晒,估唔到一篇咁難忘嘅文章從此消失。相對之下,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