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佳士得拍賣主管陳穎怡 不求錢途但求心靈滿足 – 信報財經新聞 (27-05-2015)
27/05/2015
http://www1.hkej.com/dailynews/article/id/1062302/佳士得拍賣主管陳穎怡+%E4%B8%8D%E6%B1%82%E9%8C%A2%E9%80%94%E4%BD%86%E6%B1%82%E5%BF%83%E9%9D%88%E6%BB%BF%E8%B6%B3

C03 | 城市定格 | 訪談錄 | By 潘天惠

「這一幅是前川強的作品,把過往沒人關注的畫布變成主角,儼如鳥瞰的視覺從天空上望見山川和河流……」訪問尾聲應記者要求簡介鍾愛的拍品時,她的步履變得輕盈,雙眼閃亮,露出得意笑容。一個人是否真心喜歡藝術,很容易看出來。今年舉行春季拍賣前,佳士得亞洲二十世紀藝術拍賣主管陳穎怡(Joyce)暢談當年緣何「藝」高人膽大,在港大選讀人們認為沒有錢途的Fine Art,畢業後堅守城池,學以致用。

港爸港媽最怕小孩變文藝青年,皆因誤信「十個搞art九個挨餓」,Joyce告訴我們讀藝術愛藝術未必一定是同自己過不去。路,一直都在,敢行方知得唔得,誰說現實是理想的敵人?

長久以來,萬事以金錢掛帥是香港特色,炒股、炒樓、炒舖、炒金幣、炒場紙,什麼都會炒餐飽,未必見到成果的藝術發展,在彈丸之地總是活在窄縫之中,但2006年港大畢業的Joyce卻選擇主修Fine Art,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你問我幾時開始湧起了義無反顧的熱血,我想大概是大學時期開始。當然,在中學時期我都有接觸藝術,睇展覽,學畫畫,但沒有深入研究過,畢竟,我自己沒想過做藝術家,或將來在這個圈子工作,」

「入讀港大之後,頭一年規定什麼都要讀,於是我接觸到文化研究、東方主義、藝術史等,19世紀,西方文化強勢殺入東方,不管是中國或中東地區,究竟我們應怎樣作出回應……慢慢開始對中西文化藝術交流產生濃厚的興趣。」Joyce微笑話當年,脫下了主管的裝甲。

「記憶中,爸爸媽媽沒有很大的反對, 因為他們都相信我的說話,而且亦不一定要我做律師、醫生,給我的人生擁有很大的自由,反而是我自己給自己壓力,曾經也掙扎過,」

「哈哈,所以我也算是兩手準備,同時選修了翻譯,以防萬一。」

「今天還有沒有同學留在這個藝術圈?」記者問。

半晌,Joyce思考後回答:「嗯,其實主修Fine Art的不夠20人,我們關係密切,也知道大家的動向,其中有些在政府部門,有些在博物館,有些在畫廊,當然會有人離開,我一心打算學以致用,特別留意這方面的工作,在佳士得滿足到我這方面的需求。」

「畢業之後,我做過政府工,在康文署轄下的Visual Arts Centre任職幾個月,之後就來到佳士得,由低做起,不經不覺,來年就是10周年。」Joyce不諱言,讀藝術的學生出路比以前更多,找工作肯定比20年前容易。

Joyce鼓勵青少年多接觸藝術,但也不會刻意建議學生選修這一科。「坦白講,青少年不一定要讀藝術,但多些接觸是好事,藝術導人向善,分辨美醜;對我而言,它不是一份工作,給了我一把鑰匙,開啟了不同的門,體驗了不一樣的人生。」

當代東西藝術平衡交流

每一次拍賣會,也讓Joyce面對新的挑戰和體驗。本月30及31日,佳士得舉行的3場《亞洲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拍賣會,就由她負責。

「今次春季拍賣會一共超過500件拍品,尤其是夜拍,堪稱史上最大型的一次,總共95件藝術品,有華人、日本人和韓國人代表,時間跨越了現代和當代。夜拍的專題是日本具體派,30件拍品來自10個藝術家,這是其中一個精采的焦點,一般藏家認識的趙無極、朱德群等中國名家外,也會帶來一點新鮮感。」Joyce詳細介紹。

「具體派是前衞藝術的運動,由1958年開始,整個運動差不多持續了18年,總共涉及59個日本藝術家。時代背景是二戰後日本成為戰敗國,一批反戰藝術家希望改變社會現況,內心希望能帶來正能量。」身材瘦削的Joyce說起藝術史便滔滔不絕。

「當時的藝術家都明白,純粹面對面同別人講反戰,大家未必會聽得入耳,純粹描述戰爭的慘烈往往是徒勞無功,於是就身體力行利用藝術創作帶出這個想法,重新建構自我的身份和對自由的嚮往,這是一種扎實的心靈。」

Joyce本身對具體派極有研究,她興奮地繼續分享:「背後的創作意念與當時的戰敗氣氛形成強烈對比,具有顛覆傳統的味道,例如有藝術家會利用漏斗裝滿油彩,滴漏在畫布上,營造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又例如行動繪畫,把玻璃樽拋向畫布,讓顏料落地四散,表現出流動感;又有藝術家回到日常生活,把報章、木材、麻布等等組成一件新的藝術品,重新演繹,帶來巨大的驚喜。」

發現常玉從未曝光作品

一般人認為東方藝術是向西方取經, 但Joyce不表認同:「追溯到二十世紀時已出現過東西文化碰撞,自從旅遊出現,文化就注定不會靜止。看梵高當年的藝術創作,多少受到日本的浮世繪感染,證明當時的西方藝術滲入了東方元素。」

「200年後的今日,當東方人遇上西方的抽象派,趙無極就為抽象藝術賦予了新層次,經過傳統水墨技巧的訓練,懂得在宣紙上發揮水墨的滲透效果,東西藝術不是誰影響誰,不是從屬關係,而是雙劍交鋒擦出新火花,我認為是平衡交流,相互影響。」Joyce對當代藝術史有自己一套理解與看法。

2013年逝世的趙無極生前說過:「一張好的抽象畫不是亂塗的,你們不能因看不懂,就以為它是亂畫的。」Joyce本身也鍾情抽象藝術,特別是趙無極和常玉,「抽象藝術是指向人的心靈,當你在不同時間、人生經歷了不同的東西、心情不同,再看同一作品會有不同感受,抽象藝術從而令你回歸到個人的內心感受。」

被問到拍賣生涯的心跳回憶,Joyce憶起一次「似無還有」的趣事:「抽象畫不是要比較一朵花似不似一朵花,而是它的肌理已經超越了現實中所想像到的境界,不論西方抑或亞洲都能理解的語言。如果要指名道姓的話,常玉和趙無極的作品對我影響較大,記得幾年前常玉的一幅畫牡丹花的畫,之前從沒有見過原作,拍品目錄又沒有,最初收到時不敢肯定是否就是它。」

「那油畫只用黑白兩色,黑色背景和黑色線條,打燈之後見到像3D立體感,見到之後也幾肯定就是大師級作品,之後再看一次拍品目錄,原來是我們大意走漏眼,那張相是常玉在家中拍攝,背後就是那幅畫,那一刻發現了新大陸,一張未面世過的作品,煞是興奮,展覽時掛出來,我回頭望一望它,感覺那牡丹活像伸出了畫框向着你盛放,至今歷歷在目。」

Joyce的工作看似簡單,全年只須負責兩次拍賣,一個是春拍,一個是秋拍,但箇中絕不輕鬆。「籌備每一個拍賣時間都好緊迫,頭尾4至5個月,單是收件已佔據了2至3個月時間。首先,我們要定好主題和大方向,例如那些藝術家繼續保留和加入哪些新藝術家;其次,畫作是從世界各地而來,我們的團隊會在不同地方搜羅作品,而客人有時亦會推介給我們。」

希望藏家不要只想價格

「之後,我們就要製作目錄,這要花很多心機,我們不希望藏家對拍品只聯繫到價格,也希望他們明白背後價值連城的理由,可能是歷史背景,可能是原創性。最後就是拍賣前的展覽,presentation對一幅畫作舉足輕重,像今次我們只有兩日時間把500件拍品掛出來,事前必須準備好周詳的平面圖,打燈會直接影響畫作的觀感,哈哈,即使臨場通常八成要再微調光線。」

近年藝術品的價格經常出現天文數字,好像畢加索的《阿爾及爾的女人(O版本)》,月初在美國拍出1.794億美元,刷新藝術品拍賣最高紀錄,可見每一次拍賣都不容有失,壓力非同小可。

然而,Joyce每天都被藝術品包圍,全然不覺得這是一份工作,就像趙無極所言「我不怕老去,也不怕死亡,只要我還能拿畫筆、塗顏料,我就一無所懼。」只要你享受置身其中的過程,快樂就會由心而發,騙不到別人,也騙不到自己。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