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傳統要守生養死葬的忠誠 羅家英:變通是本土粵劇妙藥 – am730 (02-04-2015)
02/04/2015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258671

A36 | NEWS | 藝術專題 | By 簡淑明

本土粵劇新世代系列的最後一輯, 讓我們把目光回到一直為香港粵劇界出力、撐住本土戲行持續發展的殿堂級人物羅家英,由他細訴粵劇界的辛酸路中戲行如何力守古老傳統,也請他為香港未來的粵劇之路把把脈。文:簡淑明 攝:黃文山

羅家英剛卸下於農曆新年期間舉行的西九《粵劇新星展》藝術策劃的戎裝,又開始要為即將演出的大戲試造型,68歲的人當起文武生來仍然倜儻瀟灑。但對經歷過大病的行哥(羅家英的尊稱,他真名羅行堂)來說,現時最想做的,不是繼續無休止地演出,而是希望有機會就協助推廣年輕的生旦外地演出。他最近便游說西九安排新星展往潮州或新加坡演出。

這份心意的來由,與羅家英經歷過本地粵劇盛極而衰、衰而再復興的迂迴之路有關。出生於粵劇世家,自少見識名伶的風光及影響力,他亦矢志要做好文武生,但踏入七十年代後風水大逆轉。「呢幾十年,無轉過行(係有兼職拍吓電影電視劇),試過好淒慘又無前途的生活,但每次都同自己講,出年或會好啲。戲行由75年起轉差,但好得意,應該係華光師傅保佑,點差都好,都有條線牽住,就嚟死嘅時候就現生機。」

粵劇望入直路

他清晰記得這條「線」。以前粵劇名伶有幾風光,唔使講,七十年代後有電視睇,粵語片興起,大戲滑落。雛鳳鳴73年崛起,頂住了整個粵劇界,但一個班好唔代表個個班都好,當時我及老演員,惟有靠做神功戲,但1年得嗰百幾日,我哋咁多人去爭,競爭好大。而大陸當時未改革開放,我哋都有啲機會去美國、新加坡,好景時賺到五萬蚊美金一日。但八十年代中國開放後,大陸湧了好多頂爛市嘅團出來,我哋海外市場無咗好多。」

「做大戲嘅戲院越來越少,以為絕種喇,又有間百麗殿出現咗。百麗殿老細邱德根,後來辦亞視,又安排我哋喺公仔箱出現。至九十年代有康文署,俾番多啲新界場地我哋演出,又有粵曲歌唱晚會,俾啲樂師搵到啖飯食。當以為好景來了,林家聲宣布收山,雛鳳鳴減產,戲行又沉寂了一段時間,直至最近十年,政府增撥資源支持粵劇,連西九都起戲曲中心,而家多咗好多後生仔去睇大戲,我真心希望,本土粵劇發展進入直路了。」

中港風格迴異

運勢來了,粵劇界的新世代也問世。羅家英冷眼旁觀了分別由中港兩地訓練出來的人,出現了各走極端的不同風格。「五、六十年代,演員好多都由廣州過來,與內地其實好多係師兄弟,風格好似。六十年代以後,內地行劇院制,以院長及導演為主導,自由度無咁大,受嘅聲樂訓練,係用鋼琴十二平均音律,好精準。香港無科學系統,好地道,但啲大老倌好似任白,演過好多電影,知道演員應如何面對鏡頭,從而活用喺舞台上,加入咗好多生活氣息、舒服自然、不程式化。隨着老一輩的粵劇演員離世後,中港兩地多了合作演出,一碰上,兩地表演方式看見明顯的拉遠。

以今次《粵劇新星展》為例,演員們就有分別從中港兩地訓練出來的人。「論功底,內地的很好,但做戲,香港人很靈活與醒目,很懂得喺大範圍內加小創作,我們粵劇界就係需要呢類演員,要靈活有自己嘢。內地生一段段戲排,譬如做三岔口,就唔識套用去其他部分,港仔無咁精緻,但好知道自己喺舞台上要做甚麼,自己的企位、音樂鑼鼓,一點就明。」他覺得,這點聰慧活脫脫是港人的特色,「要靠我地呢代堅持住及支持住。也要靠佢哋把只喜歡看崑劇或京劇的觀眾嘗試拉回來。」

不論順境逆境,本地粵劇界一直抱守古老傳統,做徒弟的尊師重道,為師父打點、撥扇、按摩、斟茶。入了戲行的要互相幫忙,八和會館為弟子做很多事,推廣粵劇,還負責生養死葬。會員有病,大家會夾錢(俗稱掟飯斗)給醫藥費,過身了還有棺木及祭祀。每年師傅誕,大小老倌也夾錢籌募會費,以前年尾還會派米及臘腸。「八和會館仲有一排二百幾個嘅骨灰龕,都係用嚟安葬粵劇界中前輩。」
www.am730.com.hk/article-258671&h=hAQE4daBW' target='_blank'>www.am730.com.hk/uploads/articles/258671/142792262047288photo.jpg&cfs=1&sx=0&sy=70&sw=640&sh=640' border=0 />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