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告別業餘 - 信報 (27-08-2013)
27/08/2013

「花宛宛」?沒聽過,怪怪的名字,新人?一看,原來她業餘班已從藝十多年,現在改了個藝名,以「八和粵劇新秀」名義,演出第一齣戲《雙仙拜月亭》。不是玩票,很專業。

八和新秀劇團(下稱「八和」)擁有近百位新秀演員,過半數以業餘身份演戲,藝齡少說也有十年八載。玩票心態過把癮的不是沒有,但我看很多都非常有心,言行一致地真誠去演戲。

合拍是感覺

《雙仙拜月亭》是花宛宛今年新加入「八和」,用這個藝名首次擔綱正印。藝術總監是新劍郎,文武生是老拍檔韋子健(飾蔣世隆)。我看第一晚,最滿意的是生旦的純熟與默契。

以個別條件言,論扮相,可能她不是最美艷可人;論唱功,或許她聲線不是最具天賦;論做功,當然還有很多需要學習進階的餘地。但她當晚的表現,無論打扮穿戴、唱做表情,都恰如其分,把劇中人王瑞蘭的為難處境呈現舞台。花宛宛表現出來的不光是嚴謹,還有一種成熟感。

舞台不是個人的,戲好必須群體合作,而最先佔據觀眾眼睛的,總會是生旦主角的對戲。《雙》劇主角介口處理(唱念做打接駁位)的鬆緊續接,榫位關節的明暗延伸,花宛宛與韋子健顯然非常流暢自然合拍,不見生疏的拼湊程式身段,沒有斧鑿的故作表情語態,看得人很舒服。我深信原因不全在拍檔相熟,而在於對手間有足夠排練,而且應該不是循例「游走動作,唱念一遍」那種態度,是認真不鬆懈地去排戲對戲,才有如此充實、諧協的績效。

技巧純熟避免了中斷整個節奏,排練磨合促成了自信默契。默契不是個人可以閉門想像得來,不是口頭可以紙上談兵揣度出來。對手默契十足才顯得表演合拍,合拍是感覺,行內話「碰擦出火花」想是這個意思。單方面努力,是無法演得好一台戲的。

投入適切反應

最深印象是花宛宛的入戲。真正的「投入」,既是舉手投足演好自己本位,還得在自己沒有戲時,全神貫注考慮情境事態和人物感情,發放適切的反應。

第一場〈走雨踏傘〉,瑞蘭與母親(盧麗斯飾)離家避戰火,老父王鎮(司徒翠英飾)唱戲,叮囑的每句說話,花宛宛臉上都有細細反應,是聽懂後的表情,不是隨便的點頭微笑。搶傘後,與蔣世隆結伴同行,眼神表情沒有犯上反應過早的毛病,不失瑞蘭小姐大家閨秀的嫻雅。第三場〈抱恙離鸞〉,父親百般脅迫,瑞蘭在骨肉情與夫妻愛之間抉擇,左右為難。她悲咽、哀求、痛哭,即使訴盡淒涼話,始終未獲老父容情,唱到「念郎恩義難歸去……念到親恩涕淚凝」,已經泣不成聲。花宛宛哽咽悲歌,最後拉嘆板腔收,並沒有刺耳尖聲,或者吐字頭重尾輕氣力不繼的毛病,聲調合情合線,令人動容。要挑剔的話,如果逼離過程的「愁慘度數」鋪排多點層次,人物感情遞進會更見深度。

演員沒有辜負了好劇本,瑞蘭的去留,引發對戲的演員韋子健、韋俊郎、李振歡都進入人物情境了。擊樂高永熙、音樂領導彭錦信配合得又好。尾場〈仙亭重會〉的主題曲固然動聽,能讓座中那兩個職員久勸無效的「交換心得」阿嬸停下嘴來,靜靜觀劇聽歌,但我還是比較欣賞那第三場「逼離」的眾人感情戲。若司徒翠英曲熟,讓節奏與迫力的緊湊交錯,突出尚書王鎮的氣焰,使矛盾激化,戲就會更完整好看。

業餘慣於精雕細琢,銳意在藝術表現上去求證,這是對戲劇藝術有理想有要求,已不是求一時玩票的開心了。不過,業餘到底就是業餘,台上某些活用技巧,與樂師和台前幕後互相尊重與溝通,還有很多東西要學。

這兩年經過資深老倌親自監導培養,除了花宛宛外,還有一班業餘落實得到修煉和提升,逐步邁向專業。我仍然認為,若真心願意為粵劇戲台灌注新力量新思維,恐怕只有全身全心作個專業演員,把理念智慧、精力時間、創作意識都投進去做。如果想對粵劇有切實貢獻,事實擺在眼前,就是這些像樣的業餘演員,狠下決心向業餘身份告別,奔向專業前程。

撰文︰張敏慧

逢周二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