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帶香港工廈到台灣 - 明報 (12-02-2015)
12/02/2015


http://life.mingpao.com/cfm/dailynews3b.cfm?File=20150212/nclvx001/vx001a.txt

D04 | 副刊世紀 | 世紀.tibe2015 | By 蔡曉彤

編按:去年,台北國際書展的香港館,被不少人批評大而無當。今天是書展開幕的第二天,得悉書商會帶備多種宣揚香港價值的書到台北展出,由三個年輕人所寫的訪談錄《工廈裡的人》,正是其中一種。本版邀請此書其中兩位作者,分享她們心目中的香港價值,以及藝術空間的發展,相信會為台北書展香港館的主辦者帶來啟示。

要談香港工廈故事,此課題足以值得開設一門科目去研究。因為工廈本身埋藏着這座城市變遷的歷史,這些起初用作工業生產的工廠大廈屹立到今天,好些傳統工業廠房繼續經營家族生意,為的是保存技術和保障老伙記的飯碗;也有年輕人走進工廈開闢創意之路,需知賠本仍要嘗試。這座城市,縱然處境都變,可幸情懷未變。當中星羅棋布的工廈故事值得被記錄,然而要仔細梳理,恐怕得花上十年八載,香港工廈故事本身的記錄彷彿麟角鳳距,有的只佔上香港歷史書的一小隅,焦點都落在香港人造花廠引發的六七暴動、工廠轉型到後來發展北移等等大事件上,較近年並以社區角度做的專訪,便是去年由工廈人和學者合著的《我們來自工廈》,訪問觀塘工廈區從事創意產業的人。

香港有糖果

我們幾個八十後,無法弄來一部時光機,帶我們穿越時代回到幾十年前,我們藉着閱讀歷史紀錄,諦視工廈年輪,叩門大鐵閘,與訪者交談之時,我看見這眾工廈人,默想生活,同時,行動生活。這幾年,我城的扭曲發展,九七後,變色遠近間,香港人的生活變得不容易,官員如奉綸音將政策壓下來,這迫使我們思考執持的價值應當是為何,金錢物質以外,更多人意識到公義、自由的普世價值,民智綻開,我們相信唯有靠自己才能實現理想,建築多元的另類空間。

《工廈裡的人》訪問了史蜜夫糖果,方氏三兄弟於香港製造業興盛時期,承繼父親在旺角通菜街的製糖廠,搬遷到觀塘的工廈,大展拳腳。時維七十年代,塑膠、紡織製衣、製造業等發展全盛時,香港人生活漸漸變好。史蜜夫三兄弟躬逢其盛,經營了一個甲子的製糖業,到此刻老機器仍在運作,繼續生產香港僅存的糖果製品。

香港有音樂

九十年代末,隨着工廠北搬,更多工廈單位被空置, 「窮鬼」藝術家和創作人因空間寬敞租金便宜,開始搬進工廈,建立工作室作業,像水湯湯而流,同時,將萎縮的傳統輕工業和製造業「復興」過來,形成藝術創意的川流,這是世界很多城市也在發展的創意產業趨勢,而很多時亟欲政府政策配合方能成功。

觀塘是全港最多獨立藝術家、音樂人扎根之地,工廈吸引不少創作人和一些歷史悠久的工業生產在同一區默默經營,冀望在寸金尺土的香港找個空間發展志業。在這些老舊殘破的工廠大廈,你會發現那裏有些作品即使你想買,也不是用錢可量可買的,就如聽一場音樂會,你只能現場感受,無法擁有。Live House 和香港獨立樂隊的band 房時常面對逼遷,在香港找地方住已經很困難,再加上噪音管制條例,音樂人只可退讓到愈來愈少的舊式工廈。香港政府掛着扶助創意產業發展,是否只容下賣錢和着人消費的產業。那些需時精耕細作的藝術而圖不到利的又是否不去支持呢?我們看見台灣有些樂隊是可以得到政府支持,然後拿着政府出的錢去錄音、演出;在香港年輕人發展不賣錢的音樂彷彿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不期望得到政府經濟上支援,只要在政策條例上稍為與時並進地放寬,他們已覺得是「恩政」了。

越俎代庖,年輕一輩在工廈的生活更會與志同道合的鄰居們互助,聚集成一股力量,有些工廠區更無意間形成一條藝術村,例如新蒲崗的表演藝術劇場村、觀塘音樂村、柴灣集中攝影studio、火炭視覺藝術匠藝集散地等等,這群工廈村民留意着工廈及城市規劃的政策動向,有問題時站出來表達意見,必要時組織行動以便引起社會關注。香港有抗爭

愈是趕絕去路,反抗的聲音愈響。

雨傘運動後,我們詰問什麼是香港精神?昔憶較深是年輕策展工廈人Aidan說: 「每個人專注做自己鍾意的,以及做得叻的事,就是香港精神。」

有了紀錄,它可不時提醒我們城市發展除了逐利營生,還有各種各樣的可能,從而,重新思考香港這個信奉自由市場主義、資本主義的社會如何漠視藝術創意文化的生態,刻板落伍的建築物條例、傾斜地產發展的政策,扼殺一班有心經營志業的人。最後,我們五位做書人只是擔當傳話的角色,工廈故事終歸還是由工廈人自己說出來最清楚,用雙腿到工廈走一趟,或許那些珍貴有趣的故事可以從工廈老舊貨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