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English  |  Search Search  |  Subscribe  |  Facebook Page  |  Youtube Channel
Arts News
鄭新文攜手教院推出藝管課程 針對中層人才 助藝團打造第二梯隊 - 文匯報 (08-11-2014)
08/11/2014


A24 | 文化視野 | By 尉瑋

近年來,藝術行政、管理培訓在香港漸漸升溫,本地多間大學都推出了相關課程,特首施政報告中亦提出額外撥款1.5億元,在未來幾年着重支持不同藝術行政人員的訓練。被稱為「香港藝術行政教主」的鄭新文教授多年從事藝術管理的教學及研究,在他的統籌下,香港教育學院(教院)與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所舉辦的「藝術管理及文化企業行政人員文學碩士」(Executive Master of Arts in Arts Management and Entrepreneurship〔EMA(AME)〕) 課程,已經開始第二屆學員的招生。鄭新文希望該課程的設立,為香港中層藝管人員提供針對性培訓,繼而推動藝團「第二梯隊」人才的打造。■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 圖:受訪者提供

理論和實踐相結合

從2002年開始從事藝術管理課程設計和教學工作,總結多年經驗,鄭新文認為藝術管理的教學,實踐與授課必須並重。「香港的大部分藝術管理課程,四分之三的學生是沒有入行的,這其中三分之二可能是剛畢業的學生,沒有工作經驗,另外三分之一可能曾從事其他行業。總的來說,只有四分之一是在這個行業中有實際經驗。」在教學的過程中,會發現當涉及具體案例,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最難理解。正因如此,鄭新文認為,在從事相關行業兩三年後,再報讀相關藝術管理課程,收益會更大。

他也不贊成在本科時就開設相關課程,「首先理念上不妥,叫一個17、18歲的人去學管理,他連自己都還沒有管好呢。」二來藝術管理需要學習者對藝術有相當程度的知識理解、熱愛與承擔,在本科階段涉獵多方面與藝術相關的知識,在碩士階段再進行藝術管理的學習會是比較好的選擇。十多年前,鄭新文就開始前往內地從事教學或顧問工作,在他的觀察中,內地從大概2002年開始藝術管理課程一窩蜂出現,許多音樂學院、話劇學院與電影學院都為本科生開設了相關課程,但效果並不算很好。一來四年的時間,沒有辦法讓學生在藝術及管理兩方面打造很好的根基,只能涉及到皮毛。二來十多年過去,訓練出來的學生,粗略統計,真正在畢業後進入藝術管理行業的並不多。「真實的情況是,比如我在上海教的學生,最優秀的可能都去了PR公司。他們所受的訓練對PR公司來說很合適,受聘的條件也比較優厚,二十多歲的畢業生當然會如此選擇。」這也讓他覺得在本科時開設藝術管理課程其實「不值得」。

事實上,藝術管理領域的人才流失一直是業界所面臨的大問題之一。鄭新文給記者舉了個例子,可以算是國家最頂級的藝術機構國家大劇院,當年慶祝五周年時曾為所有工作了五周年的同事準備禮物,卻發現,合資格的人員大概只有百分之十,另外流失的百分之九十員工離開後大部分都轉了行。正如鄭新文所說,這個行業勞心勞力,辛苦之餘在經濟上並沒有很大回報,但在時間上又需要極大投入。「還要肯受氣,EQ要很高,懂得和不同人合作。坦白說,有這樣的條件,你做很多其他行業也一樣行。」

那怎麼才能留得住人才?鄭新文笑說,他不希望學生「為藝術犧牲」,「你愛藝術,藝術也應該給你一個體面的回報。」在經濟條件上得到足夠的重視是行業亟需解決的基本問題,此外,培訓工作也可以「幫到少少」。「藝術管理的從業者們,在工作中往往聚焦在某個特定領域,比如做programming的很少涉及fund raising。在工作了兩三年後如果他們有機會去讀一個課程,一個短時間的碩士課程可以模擬地讓他們全面地面對所從事的行業。從programming、financing、到fund raising......其實是在濃縮的時間中讓他們去看到這個行業的前景。」這對留下合適的人才也有助益。

香港缺乏對第二梯隊的培訓

在藝術管理培訓領域,香港的發展時間和經驗雖然比不上外國,但至今也積累不少資源。在教育學院的「藝術管理及文化企業行政人員文學碩士」課程外,本地的學校--香港大學、HKU SPACE、中大與浸大都已有相關課程,各自側重不同方面。鄭新文認為,香港雖然已經有了這麼多的訓練投入,而特首在施政報告中所提出的1.5億撥款,也將在未來幾年加強對不同藝術行政人才的培訓,但總的來說,本地針對中層藝管人員的課程設置仍然缺乏。「比如特首提出的一億五,很多是給了實習生項目,但其實我自己不覺得入門級的培訓需要特別的支持,願意進入這個行業的人其實已經很多,我們更需要支持的是怎麼讓做得好的人留下來,反而這個層次很需要支持。」

他提出針對藝團「第二梯隊」的培訓理念。「很老實說,為甚麼香港的九大藝團在每次走了CEO時會那麼難請繼任者?因為沒有一個接班人的概念,在CEO後有一個NO.2的人,可以接任。很多時候中層人員很難接班,不是因為他沒有能力,而是他過去如果十年一直都只是涉獵programming,當他升上去,是不是懂得marketing?可以處理fund raising?這是不確定的。如果中層人員接受過訓練,那起碼是模擬過相關的工作,使得他們有個全面的概念,會有可能成為一個好的接班人。」這也是他為教院設計「藝術管理及文化企業行政人員文學碩士」課程的初衷,錄取的學員起碼要具備在相關領域五年的工作經驗,首屆的學員除了來自香港本地,也有來自廣州、澳門、上海及馬來西亞的藝術行政人員。「這樣的mix很重要,如果今天上課的全是香港的,就不是很好玩,整天來來去去都是那些人,像我以前的學生說,就像是回康文署開會。但是如果一坐下來,可以討論北京、台北、新加坡的經驗,大家就都可以反思、交流,這個平台很重要。而當同學們都是經驗豐富的從業者時,一半是跟老師學,一半是peer learning,學習效率會很高。」

他更指出,香港絕對有潛力與優勢成為區域藝術管理培訓中心。「我們現在因為有西九,有藝術自由,要做這樣一個交流和培訓的平台是非常有條件的。舉例來說,香港藝術行政人員協會每年主辦的『文化領袖論壇』,每次都可以吸引到很多香港以外的人來參加。而本地大學的相關課程也是很好的成功例子,吸引了很多內地的本科畢業生來報讀藝術管理課程,而這些人裡面很多回去內地後都開始從事藝術管理的工作。另外,香港先進的管理制度也是一大優勢,這都讓香港在藝術管理培訓方面有成為區域中心的潛力,當內地的藝管人才需要在鄰近地區選擇培訓項目時,會更願意選擇香港。」
>>Continue